世界臺胞之光系列分享 一根蠟燭的堅持—台灣娘子張平宜勇闖涼山麻風村的故事

飛樂園地 討論群 台商園地 世界臺胞之光系列分享 一根蠟燭的堅持—台灣娘子張平宜勇闖涼山麻風村的故事

  • This topic is empty.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作者
    文章
  • #3568
    fellow-sy
    版主

    世界臺胞之光系列分享 一根蠟燭的堅持—台灣娘子張平宜勇闖涼山麻風村的故事
    原创: 世界臺胞之光 世界臺胞之光 2017-05-16

    点击”世界臺胞之光”关注我们

    一根蠟燭的堅持—台灣娘子張平宜勇闖涼山麻風村的故事

    所有的故事從我意外闖入涼山麻風村揭開了序幕,
    我的生命進入一段奇幻的漂流。
    涼山在那兒? 麻風病是什麼?很多人之前可能不曾聽聞過,對於走進涼山的我更是不解?
    其實這一切的一切也曾像謎一樣困惑著我。
    涼山彝族自治州,是諾蘇人的家鄉,彝族的文化歷史,加上叢山峻嶺的地理,涼山的麻風村一直孤懸在人煙罕至的荒山僻野,十九個麻風村都是地圖上找不到的隱形村落。台灣人的我,對涼山一無所知,對彝族一無所知,初次跟涼山彝族的接觸就是在麻風村。
    麻風病,有一個正式的學名叫漢生病(Hanse’s disease),西元1874年挪威醫師漢生第一次發現麻風病的傳染媒介-麻風桿菌,因而取名紀念之,這種桿菌類似結核桿菌,主要侵襲人的皮膚和
    外圍末梢神經,但對初期患者首先受害的是皮膚部分,很明顯出現紅色或白色斑紋,及大小結節,如果不能及時就醫,瞎眼,麻痺和組織壞死,將是麻風病人不可避免之悲慘結局。
    跟麻風病的情緣,肇始於一個始料未及的採訪。
    儘管醫療文明的台灣,麻風病對一般人而言仍是一個遙遠又陌生的疾病,身為十二年還算資深記者的我,也是1999年才初次接觸這個冷門的議題,當時台灣唯一公立麻風療養機構-樂生療養院因面臨拆建,引爆社會話題,懷孕九個月的我,已準備請假待產,然而一位在樂生療養院服務的奧地利神父找上我,希望做些報導來關懷兩岸麻風遺老。
    乍聽麻風,我跟一般人反應是一樣的,避之惟恐不及,我並不想主動碰觸,我想起了電影關於麻風病人的種種,一旦被宣布罹患麻風,永生不得進入公共場所,不能在狹隘的路上行走,尤其中古世紀的法國,他們還讓麻風病人穿上繡上大紅字”L”字的袍子,掛上鈴鐺,警告任何一個靠近他的人,唯一被允許的東西是配有長桿的木頭,方便乞食用。
    忍受疾病所有的污名,加上來自道德的審判,麻風病人曾是一群不可碰觸之人。
    只是經不起神父再三請託,我最後還是鼓起勇氣踏進了神秘的樂生。
    第一次接觸,台灣麻風老人破碎的身心,走過疾病的滄桑,離群索居的歲月,讓我唏噓。
    八月,兒子出生後三個月,有樂生的因緣際會,我自動請纓探訪川滇地區的麻風村,艱苦的旅程讓我畢生難忘,麻風村的原始落後讓我吃驚,大陸麻風老人的無助讓我心酸,更叫我心靈震撼的一群正要長大卻沒有未來的孩子。
    第二次接觸,麻風村孩子觸動了我一顆母親的心。
    我沒有想到會在麻風村看見那麼多的孩子,他們的際遇比麻風病人更加悽慘,雖然身體健康,卻只能身揹父母宿命,在社會夾縫中成長,沒有身分連上學的機會都沒有。
    從麻風老人到麻風村的小孩,翻閱人類麻風史,他們的悲劇如同生命中無法承受之重,每每在我內心翻攪、激盪不已,不知怎麼的,我無法像過去製作的專題一樣轉身瀟灑離去,麻風像一把鑰匙,打開我靈魂深處的覺醒,尤其那一張張孩子的小臉,一雙雙無辜的眼神,我傾聽的內心,終於發現自己的想望。
    就是那種內心迸發出來的神祕召喚,要我走進涼山,擁抱一群被麻風烙印的小孩。
    我相信以多年的記者歷練,我一定能這個弱勢族群做些什麼?面對老人的凋零,我應該還來得及替他們尋找生命最後的尊嚴,對於正要長大的小孩,我想透由教育行動,改變他們的未來。
    2001年快過年時,我在台灣接到一個電話,立即奔赴涼山越西縣,那是我初次邂逅大營盤小學,涼山十七個縣市十九個麻風村中唯一的簡易教學點。像黑暗中乍現的一線光明,我熱血奔騰,當時這所半官方的小學已經破舊不堪,連唯一的代課老師都要轉行賣水果了。在村裡轉了兩天,一群小小孩跟上跟下,髒兮兮的臉龐,衣衫襤褸,靦腆的笑容在我眼前蕩漾,我內心不禁盤算,離開大營盤前,我要王老師留下,要村民等我,我慷慨激昂地說學校不能倒,那是孩子回歸正常社會的希望所在。
    那個決定不僅改變了大營盤,同時也改變了我。

    其實,我和大營盤沒有共同的語言,對於我這個突然闖入的台灣陌生人,彝族老鄉們一知半解,他們露出茫然的眼神,不解的神情,我想就此斷然離去,大家也不會有任何想法,…但是我選擇回來了,並且尋求各種自力救濟的管道籌募到第一筆建設經費。
    2002年8月29日,重建後的大營盤小學正式開學了。
    連我都不解,為何和大營盤的孩子有如此特殊的情緣。
    之前曾拜訪過涼山十個縣市的麻風村,接觸過大大小小的孩子,他們也曾在我心海漂浮過,我匆匆的腳步不曾停歇,直到我的腳步在大營盤駐留,我才開始認真地記住每個孩子的臉龐,學會喊出他們拗口的名字,朝夕相處的情感,才讓他們在我的生命中具相了起來,一般人可能難以想像,我回台灣是因為兩個親生兒子的呼喚,而啟程前往越西則是因為大營盤孩子的呼喚,這種愛的力量帶我兩岸奔波,穿越千山萬水,來回六千公里。
    大營盤小學是涼山第一座蓋在麻風村的希望小學,如果有朝一日要發展成為麻風村孩子的希望學園,我認為硬體建設不過是第一步,接下來如何提升學生素質,充實教學內容仍有漫漫長路要走。我拋磚引玉打開的一扇希望的窗口,思考再三,我決定成立一個永續發展的非營利組織,全力投入麻風村希望工程,和麻風村的孩子一起奮戰命運,這就是「希望之翼」成立的來龍去脈。
    2005是涼山十九個麻風村的轉捩點,涼山州政府終於對麻風村投以關愛的眼神,開始對麻風村進行人口普查,村民辦起了身分證,大營盤小學轉正為一所正式的鄉村小學,麻風村有了行政地位,納入了政府的扶貧工程。2011年大營盤小學更面向全涼山麻風村招生,轉型為九年一貫制的完全中小學,如今擁有五百名學生,其中三分之一來自附近十個縣,名符其實成為了涼山麻風村孩子們共同的希望學園。

    常有人問我,你沒有醫療背景也沒有公益實戰經驗,如何面對這個特殊的疾病,如何實踐自己的公益志業呢?其實,我是借鏡於台灣樂生療養院走過國際麻風救援的經驗。
    樂生老人的故事充滿血淚,其中老魏的故事一直鮮活在記憶中。
    老魏的臉怪怪的,眉毛沒了,是纹上去的,手像個鳥爪一樣,十指戴滿了各式黃金戒指,令人過目難忘。
    老魏是個軍人,1949年跟著蔣介石的軍隊來台,1958年被發現麻風病,從金門被送進了樂生,到樂生時精神已經出現了狀況,他個性孤僻,不愛與人打交道,直到2002年過世前,一直活得像個謎。
    當兩岸開放後,樂生很多榮患紛紛返鄉省親,可是老魏沒有回去過,孤家寡人的他靠著救濟金過日子,把辛苦攢下的錢,買了一個又一個金戒指和黃金項鍊,曾有人問他,為何手上戴滿戒指,他說戴戒指挺好看的,有錢就買一個,不知不覺十根指頭都戴滿了戒指。
    曾經老魏也想把手上的戒指取下來保存,不想太招搖,但由於手指已不知不覺扭曲變形,戒指根本取不下來,最後他乾脆放任戒指成為他雙手的一部分,反正人在戒指在,至少隨身保管丟不掉。
    事實上,老魏早已不記得每個戒指的故事,反正他把一生的財富戴在手上,一直到老魏死後,他手上的黃金戒指終於被取下,儘管蒙塵納垢,但貨真價實,終究賣了十來萬。這筆錢由樂生的廣東老鄉替他辦了後事。
    鳥爪上的金戒指,老魏的手,你看到了嗎? 有時代的悲劇,疾病的殘酷,生命的韌性,還有社會現實的蒼涼。
    為了進一步了解麻風病,我決心記錄台灣樂生療養院的過去,因為從歷史中閱讀麻風病人走過疾病的烙印,我更清楚自己為何堅守大涼山的意義,也在灰心喪志時,透由歷史的對話,找到重新出發的勇氣,尤其我在整理樂生老照片時,有幾張照片感觸特深,照片中的小孩,是病人的子女,由外國傳教士撫養長大,三個月回來看望父母時,個個穿的好可愛,輪流站在教會的佈道講台上,他們的父母隔著護欄上站在台下觀看,照片上只照出父母的渴望,但我卻看到了他們內心深處的眼淚。
    咫尺天涯,那是什麼樣的愛,不敢擁抱自己的子女。
    樂生療養院在早期是採強制節育的手段,但基於人道,在新藥紛紛上市後,取消患者強制結紮的禁令,並指導節育避孕。根據國際醫學統計,絕大多數的人對麻風有一定的免疫力,而麻風病也並非遺傳性的疾病,但不可諱言,小孩和青少年因為抵抗力較弱,是感染的高危險群。
    正因為如此,儘管解除生育禁令,但規定新生嬰兒必須立即移往院外撫養,以絕其感染的可能。
    因為愛,台灣樂生父母不敢用擁抱自己的子女。
    很慶幸的,現代醫療的進步已經阻止了這種天倫分隔的悲劇,早在1959年在日內瓦召開的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宣布,應該廢除全世界的麻風隔離政策,全世界1500萬病人無須再被社會終身隔離,後來新藥問世,更給病人帶來真正的希望,1980年,WHO麻風控制醫療組並制定聯合化療方式,推薦給各國使用。總之,麻風病已被十分有效控制,隔離手段不再需要,我相信,只要願意,只要學習,我們涼山麻風村的父母一定可以盡情擁抱他們的子女。
    至今三五好友還是心疼我愚蠢的熱情,因為我是台灣人,想要幫助的是大陸偏遠地區麻風村的希望工程,談何容易。是啊,有些工作的確波瀾壯闊,個人實屬渺小,但我可以選擇做一根蠟燭的堅持,或許這條路荊棘滿佈,挑戰無數,但我願聽從自己生命的鼓聲,做自己應該做的事。
    夜闌人靜時,樂生老人的悲歡歲月,大營盤小學的種種,總會不經意躍上心頭,浮現腦海,尤其大營盤的孩子們第一次洗完臉露出清秀的臉龐,教室落成後,全校師生一起種樹綠化的身影,孩子們第一次揹書包拿畫筆的興奮模樣,還有看著他們大口吃白米飯,笑容洋溢臉上,那一幕幕的心靈風景,總會讓我繼續熱情地愚蠢下去。
    有時心想,我這輩子真的很難逃離麻風村了,昨日之河,潺潺流過,一段段歷程像一段奇幻的漂流,我航向心中的未知,不知道會發現什麼,雖然我不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但我卻發現了一群人,因為疾病的關係,隱匿在社會邊緣,吞淚療傷,默默凋零,生活在陽光世界的我們鮮少知道他們神秘的存在。這幾年,我像一個意外的訪客,推開那道隔離的高牆,走近那個孤懸的禁地,我們兩個世界因此有了溫暖的碰觸,才知道兩個世界都是真實的存在,有各自的悲歡,卻彼此陌生。
    我有幸成為兩個世界的橋樑,所有的努力因此有了特別的意義。
    目前在中國還有二十幾萬名麻風康復者,六百多大大小小的麻風村,不知有多少麻風村的孩子?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公布麻風病的新面貌: 容易治癒,不易罹患,在今日麻風病步入社會康復的最後階段,要終結麻風村的時代悲劇,讓老者尊嚴地老去,讓孩子們不再背負父母文盲的宿命,踏上回歸社會的希望道路,我們唯有對社會底層的他們付出主動的關懷,了解這個疾病走過的悲哀,我們才能卸下心防,放心包容與真心接納。

    我叫張平宜,這是我投入麻風慈善公益的心路歷程。

    张平宜  其人  其事

    学经历: 
    1982年、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社会教育系新闻组。
    1987年、进入台湾时报周刊担任文字编辑。
    1988年、转入台湾中国时报,任职记者、撰述委员。 
    得奖: 
    1992年、以「台湾艾滋病防治经验」荣获第七届吴舜 
                      文新闻采访奖。
    1996年、以「终战五十年省思日本三大反人道罪行」 
                      赢得新闻局新闻专题金鼎奖。
    著作: 
    新闻战线
    瞧!这些人
    用生命写故事
    握个手好吗?
    小皇帝大国民
    两岸Y档案
    悲欢乐生
    台湾娘子上凉山/触
    2005年、「悲欢乐生」一書入选德国第二届 
                      「悠力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
    2012年、「台湾娘子上凉山」一書入选金鼎奖非文學 
    類图书
    公益经历: 
    2000年、离开新闻界,协助成立「中国麻风服 
                      务协会」,并投入两岸麻风救援公益 
                      的工作。
    2002年、在四川凉山州越西县麻风村兴建大陆 
                      第一所麻风病人子女小学-大营盘小学。
    2003年、创立「中华希望之翼服务协会」, 
                      担任执行长迄今,以打造麻风村的希望工 
                      程为首要目标。 
    2008年、在青岛为麻风村孩子建设职业培训中 
                      心,接收并培训来自各地麻风村的孩 
                      子职业技能。
    2011年、把大营盘小学建设为大陆麻风村第一 
                      所九年一贯制的希望学园。
    2014年、成立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希望之翼 
                      基金
    2016年、成立青岛希望之翼公益慈善发展中心
    2016年、建设大营盘学校为大陆麻风村第一所 
                      十年一贯制的希望学园。
    2016年、成立希望创翼设计工坊,迈向社会企业。
    获奖记录: 
    2011年、荣获「中华女性公益人物奖」、
                              「中华慈善奖」、
                              「中国全面小康杰出小康贡献奖」、
                              「博客公益奖」、
                              「2011年感动中国人物」等
    2012年、荣获「台湾师范大学第十二届杰出校友」、
                               「第七届港澳台湾慈善基金会爱心奖」、                 
                               「2012读者文摘亚洲英雄奖」。
    2013年、荣获「江丙坤- 两岸杰出贡献奖」
                              「小康杂志 – 十年致敬时代人物」。
    2016年、荣获「国家地理华人探险家」

    ◆   ◆   ◆   ◆   ◆
    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   ◆   ◆   ◆

    台湾飞乐牌 (FELLOW)清洁设备系列,推行『5S』『6S』『7S』的最佳利器,ISO9000的辅具,让清洁工作更轻松,更经济,更有效率,更先进。
    「飞乐牌」系列产品:真空扫地机、自动洗地机、驾驶式扫地机、驾驶式洗地机、强力真空集尘机、全自动充电机等清洁机械设备。
    台湾裕菖集团是世界上清洁设备制造商同行中,唯一『有核有芯』的清洁设备制造企业,台湾裕菖集团从自主研发制造『核心』的节能省电的『马达』,和『有芯』的微电脑控制器生产,到整机组装完成生产。
    台湾裕菖集团企业创立于1987年,是亚洲第一家也是中国首家生产清洁设备的国际级制造商,经过30年的企业发展与用户验证,拥有从自主研发到生产、销售到售后服务的完整体系。
    飞乐牌(FELLOW)在国际市场影响力大,企业用户数万家,产品遍布世界五大洲。
    台湾裕菖集团秉持『永续经营』和『成就百年企业』的远景,为中国品牌「飞乐牌」在世界市场上扬名。

    裕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台湾专业制造 | 飞乐牌 扫地机, 洗地机, 集尘机, 全自动充电机 等各式清洁机械
    台北 : 新北市五股区五福路33巷5号
    TEL : +886-2-2291-5309  FAX : +886-2-2292-5134
    台中 : 台中市神冈区丰洲路1020巷21号
    TEL : +886-4-2563-4922  FAX : +886-6-253-7786
    台南 : 台南市永康区盐信街146巷39号
    TEL : +886-6-253-6611  FAX : +886-6-253-7786
    Website : www.fellowyc.com.tw
    E-mail : yc@fellowyc.com.tw昆山裕菖麦克清洁设备有限公司江苏省昆山市花桥镇花安路2397号
    TEL : +86-512-5787-6818
    FAX : +86-512-5728-3362
    Website : www.fellow.tw
    E-mail : ks@fellowyc.com.tw广州裕菖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禺区沙头街横江村朱地大街一巷16号
    TEL : +86-20-3450-8253
    FAX : +86-20-8067-3057
    Website : www.fellowgz.com
    E-mail : gz@fellowyc.com.tw沈阳裕菖分公司沈阳市苏家屯区机场路999号(四环路于机场路交汇处)
    五洲城C馆四楼A401号(清洁设备区)
    TEL : +86-24-6283-8633
    FAX : +86-512-5728-3362
    E-mail : sy@fellowyc.com.tw裕菖石家庄分公司河北省石家庄市槐安东路90号国富大厦5-401A
    TEL : +86-512-5787-6818
    FAX : +86-512-5787-3362
    手机 : 15233622233 郭皓民裕菖福建分公司福建省漳州市常山华侨经济开发区溪墘管区侨兴中路27号
    TEL : +86-596-6016-179
    FAX : +86-596-6013-179
    手机 : 13605031560 陈正尧 / 15859602386 陈建均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