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家寡人李彦宏

飛樂園地 討論群 企業管理 孤家寡人李彦宏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作者
    文章
  • #1248
    fellow-sy
    版主

    孤家寡人李彦宏

    21CTO 3天前

    张亚勤马上就要退休了。

    虽说退休不等于离职,可对百度而言,这又是一记重拳。

    以技术见长、被誉为中国AI黄埔军校的百度,不知为何,总是留不住技术大牛。

    相较于BAT的另外两家,百度的风雨飘摇有些过于厉害。

    同样是巨头,阿里和腾讯市值都超过了4000亿美元,而百度今天的市值却不足600亿美元。

    要知道,早在2011年3月,百度凭借460.72亿美元“干掉”了腾讯,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市值第一,李彦宏也因此蝉联了2011、2012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大陆首富。

    △ 李彦宏

    可谁知道,8年过去,腾讯和阿里的市值翻了十几倍,而百度市值只涨了不到100亿美元。

    彼时的李彦宏就像一个帝王,俯视着中国互联网的芸芸众生。可此时,百度BAT阵营的位置岌岌可危。一位一位大牛来了又去,李彦宏也有些落寞。

    01

    空降的高管

    2008年前后,百度高管不断迭代。

    曾经声名远扬的“百度七剑客”分崩离析,一直没有稳定二把手和高管团队的李彦宏,开启了漫长的“挖高管”之路。

    第一位被李彦宏挖来、且对百度后续发展造成重大影响的高管就是王劲。

    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内地,担任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的王劲被李彦宏说服,加盟百度担任技术副总裁。

    来到百度后,王劲不负众望,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优化了百度的凤巢系统,不到1年就让百度市值就超过了腾讯;不到5年,收入至少提高了10倍。

    巨大的成绩让李彦宏极为信赖王劲,这也让王劲在百度的地位和权力水涨船高。

    王劲曾经公开表示:“Robin有一个很好的地方,他对我是很授权的,我调兵遣将,他都不管。”

    不过,王劲似乎忘了,每一个高管的到来,都是外部文化的入侵;每一次调兵遣将,都会造成一部分员工的不满。

    那几年,王劲从技术副总裁升职为高级副总裁,他也进行了一次次部门整合。

    从资源整合的角度来讲,王劲肯定有自己的考量。可这几次整合却直接导致原百度云技术团队负责人、百度高级科学家阳振坤离职并加盟淘宝;百度元老级技术高管、百度凤巢系统的创始工程师刘子正等人离职。

    高管的离职,导致一些对空降高管并不买账的百度员工发出抱怨:“生硬的整合,破坏了团队的文化,甚至屡屡造成核心高管出走的局面,那就不能算成功了。”

    不过,高管离职并没有影响王劲在百度地位的上升,王劲甚至在百度启动“百度无人驾驶汽车”研发计划后,成立了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并任命自己为总经理。

    说起这件事,王劲颇为自豪,甚至在公开场合表示:“我这个无人驾驶事业部的总经理,是我自己任命我自己的,Robin不知道。他发现后才说,你又建了一个事业部,还任命你自己做总经理。”

    再宽容的领导,也容不得下属屡次自作主张,即便王劲一直宣称自己“经常跟李彦宏喝酒聊天”,可谁又知道,此时的李彦宏在想什么呢?

    02

    “骗”来的首席科学家

    李彦宏一直想把百度打造成谷歌那样伟大的公司。因此,对于海外科学家,李彦宏是有些迷恋的。

    王劲是李彦宏从谷歌挖来的第一个大咖,第二个同等咖位的人则是吴恩达。

    2012年9月,百度首席科学家威廉·张离职,百度开始搜寻更能代表百度面向未来研究的首席科学家。

    与吴恩达私交不错的余凯(百度IDL研究院常务副院长,2015年5月离开百度创立地平线)向李彦宏推荐了吴恩达。

    △ 余凯

    吴恩达是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最权威的学者之一,也是Google Brain的项目创始人。从科研水平和名气的角度来讲,吴恩达正是百度需要的人。

    为了招揽吴恩达,余凯在游说的过程中费了很大力气。他不仅自己亲自飞到加州与吴恩达交流,还把吴恩达请回北京同李彦宏会谈。

    2014年5月16日,吴恩达正式加盟百度,担任百度首席科学家和研究院院长,负责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工作,尤其是Baidu Brain计划。

    据媒体透露,吴恩达工资极高,年薪高达1200万美元。

    贵有贵的道理。就影响力而言,吴恩达确实非同一般。就在吴恩达宣布加入百度之后,6名百度觊觎良久却招揽不到的人工智能专家主动来投。

    提起这段加盟往事,李彦宏调侃称,吴恩达是被百度“骗”来的。

    “他在谷歌的时候,据说很不爽,因为谷歌不相信GPU的方向,到了百度可以随便买GPU,所以百度有了最大的GPU集群。”

    从李彦宏的玩笑中,我们知道,为了挖吴恩达,百度当真是出了血本。

    03

    逼宫

    百度与吴恩达的合作本该是珠联璧合,可外界却吐槽吴恩达的成果只是实验室产品,根本没法落地。

    吴恩达加盟百度是想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应用到工业界。可李彦宏操之过急,再加上百度重叠的机构和互相掣肘的高管,吴恩达能发挥的价值大大折扣。

    雷锋网创始人在《我知道的吴恩达》中写道:

    “百度虽然给了吴恩达首席科学家的这个高大上的虚衔,但在实际权限上,并没有一步到位,王劲的节制以及默认北京团队继续我行我素都是这种认知的体现。”

    来到百度后,一直找不到学术落地途径的吴恩达很焦急,于是一场矛盾就这样悄然爆发。

    2015年,百度语音首席架构师、年度百万美金技术大奖得主,被誉为“百度语音之父”的贾磊离职。

    无数篇报道显示,贾磊的离职与吴恩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ToB行业头条(ID:wwwqifu)了解到,当时百度内部有两套语音方案:一套是工程派贾磊主导的方案,已经成功落地;另一套是吴恩达主导的方案,成绩漂亮,却只是实验室方案。

    可就是在这关键的二选一时刻,吴恩达逼宫李彦宏,导致李彦宏选择了名气更大的吴恩达。

    这个选择直接造成了贾磊的出走。

    而且,让人更加遗憾的是,吴恩达的方案事后也被证实无法落地,即便是在百度内部都很难大规模应用。

    04

    黑暗的谷底

    2016年,悄然而至。这一年是李彦宏的本命年,可李彦宏却没能提前预见到百度的艰难。

    元旦没过几天,血友病吧事件引发了大众对百度的责骂;三个月后,魏则西事件直接让百度深陷谷底。

    两个波澜几乎击垮了百度,百度股价在一天内狂跌7.92%,市值缩水近350亿人民币。

    那段时间的李彦宏很是苦恼。面对《财经》采访,他曾说:“百度任何的好和不好,归功和归罪都应该是我。”

    同时他表示:“很多骂我个人的话,我看了当然也是很不舒服,但我更多还是在想,我们怎么样可以改进。”

    因为贴吧事件,贴吧事业部总经理陆复斌、原CBG(用户消费业务群组)主管EStaff(百度最高决策层)兼贴吧事业部总经理王湛被通报批评、记大过处分,并扣除当年全额奖金。

    处分下发没几天,王湛又因为违反职业道德,被百度开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血友病吧和魏则西事件还未落下帷幕,号称百度“太子”的百度副总裁李明远又因贪腐问题,被迫引咎离职。

    2016年,大众对百度的指责到达了顶峰,外界对李彦宏的指责、谩骂铺天盖地。

    有人说李彦宏大权独揽,不懂得用人分权,造成高管大量离职,部门互相扯皮。

    有人说李彦宏错过了风口,先说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直接选择了阿里、腾讯的反方向;接着又称移动互联网是“醉驾”,完美错过主流趋势。

    百度财报显示,2016年百度全年净利润仅有116. 32 亿,只有2015 年的1/3。彼时的百度不仅驶入了慢车道,很可能就此走上不归路。

    一时间,似乎“谁当百度CEO都会比李彦宏更出色”。可在焦头烂额之际,李彦宏想的却是:到底找到谁,才能解决百度面临的难题?

    05

    烂摊子

    艰难时刻,雪中送炭的是李彦宏的老朋友陆奇。

    这位硅谷权势最高的男人,在2017年1月17日空降百度,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成了李彦宏名副其实的“二把手”。

    不过,摆在陆奇面前的是一个烂摊子:于外,百度股价跌跌不休,声誉一落千丈;于内,百度部门冗杂,人员关系混乱。

    △ 陆奇

    媒体智东西曾报道称:

    百度内部同一范畴的业务团队经常隶属部署不同事业群组、拥有不同汇报关系、资源数据不开放共享、造成重复投入研发,内耗迅速加重,甚至一度严重到每支业务线都有自己的市场部。同一个活动重复推广,极大浪费人力物力,已成为百度的心头大患。

    更有知情人士透露:

    “别看百度人工智能那么风光,实际上搜索的数据根本不向研究院开放。做人工智能的这波人都是海归、精英,跟搜索那边完全是两种风格,两边互相看不上。”

    不破不立。陷入谷底的李彦宏给了陆奇很大的权力。包括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技术体系和新兴业务群组总裁张亚勤、高级副总裁朱光携金融业务群组、高级副总裁王劲携无人驾驶事业部和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带领的人工智能技术团队都需要向陆奇汇报。

    这是自百度2000年创办以来,李彦宏第一次退出一线实际业务管理,这也是李彦宏第一次将权力让渡给公司里的其他同事。

    可改革会成功吗?

    这些高管有些是李彦宏的左膀右臂,有些是李彦宏眼前的红人,有些更是在百度任职十余年的老人,关系网极广。陆奇不过是外来的和尚,庙还没搭好呢。

    06

    人才“大逃亡”

    如果不是从事后的结果往回看,没人相信陆奇真能帮助百度起死回生。毕竟,陆奇操刀的前半年,百度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一波高管和技术人员的大逃亡。(相关文章,可查阅《离开百度的50余位AI大牛,假如组一个这样的公司》)· 点击蓝字即可跳转阅读

    2017 年上半年,百度炸锅了。

    王劲走了,因为陆奇把百度混乱的L3、L4自动驾驶部门整合在一起,组建了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由自己出任群组总经理。

    此前王劲一直希望百度能够分拆出无人车业务并独立运营,可这件事不仅被李彦宏否了,而且连部门老大的位置都没保住。

    有媒体表示,王劲宣布离职的那次会议,他姗姗来迟。在回顾了百度自动驾驶的成绩后,王劲补充道:“我由于个人和家庭的原因将辞去在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的职务。”

    王劲的突然离开,并不是愉快的分手。

    此前王劲的改革导致一批百度高管出走。若干年后,谁知道王劲竟也走上了这条老路。

    如果王劲知道陆奇的到来,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还会为了邀约陆奇,与Robin几次住到陆奇的家中吗。

    王劲离职后,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首席科学家韩旭,百度T9、顶级算法工程师陈世熹也跟随王劲出走百度,合伙创办了景驰科技。

    王劲离职前的2016年底,彭军、楼天城就创办了小马智行;杨文利也离开百度创办了领骏科技。

    王劲离职一个月后,佟显乔、衡量、周光在2017年4月创建了ROADSTAR.AI。

    关于百度无人车的发展故事,ToB行业头条(ID:wwwqifu)在之前发过的文章 《无人车要凉》 有过详细赘述。· 点击蓝字即可跳转阅读

    其实,这次改革,百度流失的无人车人才远不止这些。比这更惨的是,正准备All in AI的百度,连首席科学家吴恩达都没保住。

    07

    摧枯拉朽的改革

    早在王劲离职的前几天,吴恩达就递交了辞呈。因为吴恩达负责的百度研究院,在他离职的第二天被陆奇并到了AI技术平台体系(AIG)。

    而受到影响的远不只是吴恩达的部门,陆奇摧枯拉朽改革直接撕裂了百度的原有架构。

    2017年2月8日,陆奇裁撤百度医疗事业部,移动医疗事业部被整体裁员,只保留医疗大脑团队。
    2月16日,百度宣布全资收购渡鸦科技,渡鸦科技CEO吕骋携团队加盟百度。
    3月1日,陆奇宣布百度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并兼任总经理。
    3月16日,百度糯米进行组织优化和管理架构调整,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兼任百度糯米总经理。
    3月22日,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离职。次日,百度宣布整合成立AI技术平台体系(AIG)。4月28日,百度宣布CFO李昕晢转任百度资本。
    8月24日,曾被李彦宏看中的O2O业务百度外卖被出售给饿了么。
    8月28日, AIG技术平台负责人王海峰接替林元庆担任百度研究院院长一职。经过这次调整,被吴恩达拉来百度的林元庆也在9月底离职。
    2018年4月,百度金融分拆。
    ……

    架构重组后,陆奇宣布百度主推智能驾驶开放平台Apollo和DuerOS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并为百度确立了”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这两条主航道,成功让百度从销售导向的公司转变成依托人工智能的高科技公司。

    百度给了陆奇平台,陆奇也给了百度一个机会。

    本以为百度将就冲破千亿市值,可当陆奇想引领百度All in AI时,李彦宏却没有All in陆奇。

    △ 2018年6月5日,百度市值突破900亿美元

    08

    退场

    陆奇的离职让人始料未及。

    毕竟,加入百度仅仅486天,他就帮助百度股价累计上涨近60%、市值增加300多亿美元。

    可天算不如人算,陆奇还是在2018年5月18日离职了。

    陆奇离职后的两个交易日,百度股价累计下跌15%,市值缩水14%,堪称“史上最贵离职”。蒸蒸日上的百度就此刹车,一切又回到了解放前。

    陆奇说离职是因为家庭,可外界却说是因为李彦宏放权不够。

    有媒体表示:“当业务线基本梳理完毕后,陆奇的进一步变革,需要更灵活地调配百度内部资源,触及更深层的利益分配。但百度掌管财务的CFO余正均和掌管人事的高级副总裁刘辉并不受陆奇管理,仍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陆奇有机会更改百度的技术架构,却没法变革百度的组织文化。

    他走之后,张亚勤、向海龙、王海峰、朱光等各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又重新向李彦宏汇报,权力又指了回去。

    李彦宏在内部公开信中写到:“由衷地感谢Qi作为集团公司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期间对百度所做的重要贡献。”

    此后,行业便鲜有陆奇的消息。

    09

    ToB 时代

    陆奇时代,外界认为百度是All in AI的,可李彦宏却表示,自己从来没认可过这个说法。

    “我是非常相信人工智能的,但是没有这样说,我希望大家不要把一件事情绝对化。我不希望大家说出来百度All in AI的时候,指的是百度所有的资源都去做无人车、度秘了,其实不是的,我们大多数的资源可能还是在百度搜索、百度的信息流。”

    因此,在陆奇离开百度之后,李彦宏明确表示,“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的发展战略不会变,但李彦宏却在加码的AI层面做了更多的补充。

    陆奇走后的半年,百度在2018年12月宣布技术架构调整,将智能云事业部(ACU)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同时承载AI to B和云业务的发展。

    此时,以往发声不多的百度总裁张亚勤走到了台前。

    早在2010年微软内部启动云计算的时候,张亚勤就呼吁中国建立自己的云计算大数据发展战略。彼时,张亚勤正在担任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兼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并且是微软智囊团的核心成员。

    2014年9月10日,张亚勤加入百度后,开始在百度内部推行云计算即大势所趋的理念。

    张亚勤很清楚,百度云推出的时间比阿里云、腾讯云晚了太久,如果想要赶超阿里、腾讯,走它们的老路是不行的。

    于是,百度云ABC(AI、Big Data、CloudComputing)战略正式推出,张亚勤希望彻底颠覆云计算“单一体”发展模式,依托百度的AI能力,从另一条赛道赶超AT。

    不过,这个理念在当时是没人信的。

    10

    一战成名

    早在2016年7月,李彦宏就说过“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的三位一体理念。

    后来,张亚勤把李彦宏的理念浓缩为百度云ABC,并表示:“云的1.0时代,是把计算、存储、网络变得像水电煤一样;2.0时代,百度ABC智能云就是人工智能到企业的载体。”

    可这件事,还是没有多少人相信。因为毕竟从市场数据上来看,百度云还处在19.4%的“others”中。

    只靠概念包装肯定是不行的。产品靠不靠谱,还得拉出来遛一遛。

    为了证明自己,百度云直接揽了一个大活:为春晚抢红包提供技术支持。

    所有人都认为百度疯了!

    连阿里、腾讯都搞不定的事情,百度在离春晚只剩一个多月(阿里、腾讯、阿里准备了三个月)的时间点还敢接。

    每秒峰值5000万次!
    每分钟峰值10亿次!
    全球观众208亿次红包互动!
    流量峰值比双11还要高15倍不止!
    百度的 IDC 新增带宽资源就超过了过去20年的历史总和!
    ……

    百度云从来没有做过这么艰难的事,可在最后它们却赢得了央视的赞叹,成为春晚战场上,第一个完美承载巨大流量的合作伙伴。

    抢完春晚的红包,百度云让人再也不敢轻视。

    随即,百度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百度云实现11亿元的营收,收入较去年同期翻了2倍多,也在中国所有公布云收入的厂商中排名第三,仅次于阿里云、腾讯云。

    就此,百度从Apollo、DuerOS两个支撑平台,衍生出了第三条可以输出AI能力的通道。百度云也成为百度AI的三大驱动力之一。

    11

    未来

    就在百度云推出了3.0版本并开始起势的时候,百度云掌舵人张亚勤在2019年3月15日表示自己将于2019年10月退休,不再担任百度总裁职务,并开启人生的“3.0”时代。

    一时间,风声再起,外界对张亚勤的退休又解读纷纷。

    有人说张亚勤是功成身退;有人说张亚勤被马夫人(李彦宏夫人马东敏)挤走;有人说张亚勤任内百度公关风波不断,他带领的新兴事业群组没有获得显著发展;有人说张亚勤为百度带来了大量AI人才,为百度后续的发展奠定了根基……

    总之,百度又成为风口,李彦宏好像又变成了孤家寡人。

    自百度2000年成立,这19年间,李彦宏爬上过山峰,也跌进过谷底。而19岁的百度,也出现过放权过大、收权过紧、机构冗杂、人员结派等各种各样的问题。

    也许张亚勤的离开并没有那么叵测,也许张亚勤的离开真的会影响百度。但不管如何,遭遇过无数风雨的百度和经历过大起大落的李彦宏仍会继续前行。

    曾经市值第一,继而跌落谷底,再度起航的百度迎来了3.0时代。

    高管频繁离职,大牛不断加入。人来人往之间,历尽千帆的李彦宏和百度,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样的未来?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