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57847家芯片公司,有多少是想騙政府的?

飛樂園地 討論群 科技新知 新增57847家芯片公司,有多少是想騙政府的?

  • This topic is empty.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作者
    文章
  • #5503
    ks01
    版主
    01
    我們先來看幾個小故事。
    早在2015年,芯片還不是大問題的時候,幾個有遠見的人就盯上了這個行業。
    當時步健康、徐國中、田月新三個人成立了河北昂揚微,主要研發第八代IGBT技術大功率IGBT芯片,計劃六個月上市,產品媲美大公司英飛凌,投資計劃10億元,這個項目很快就被列為石家莊和河北的重點項目。
    為啥河北這麼重視呢?
    因為步健康曾在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任首席集成工程師,2007年至今都是IEEE高級會員、中美半導體專業協會理事會成員,此外他還是河北省“百人計劃”專家。
    河北一直欠缺存在感,鋼鐵這類主要產業周期性強還不符合環保大趨勢,他們一直在尋找新的支柱產業,高科技大有可為。既然項目有了,那政策就得跟上了,首要的就是土地,120畝價格極優惠的土地指標很快就批了。
    一晃兩年過去了,媲美英飛凌的產品沒看到,三個股東開始互撕。
    徐國中、田月新認為自己給項目投了大把的錢,但是步健康根本沒使勁,雖然拿了幾個專利,但他承諾研發的產品一直沒能通過測試鑒定定型,賺錢更是奢望。
    步健康也不幹了,直接指責徐國中、田月新,說他們利用了自己的專家身份和國家的政策,假借實施高科技項目之名,騙取國家優惠土地資源。
    為啥項目進展慢呢?
    按步健康的說法,徐田兩人實際出資3250萬元,但買地買房費用超過3320萬元,公司賬戶餘額僅343萬元,其中還包括政府資助的300萬元,實際自有資金僅剩了43萬元。
    也就是說,說是干高科技,其實幹了房地產。
    誰也說服不了誰,乾脆打官司。這麼一來,很多貓膩就藏不住了。
    問題有啥呢?主要有兩個:
    1. 偽造銀行存款證明,偽造虛假借款合同,謊稱其有能力建設芯片廠和購買芯片生產設備,騙取政府半價出讓土地。
    2. 偽造步健康歸國之前的財務支出,詐騙政府對高科技項目的後補助資金200萬。
    這麼一來,河北政府不幹了,直接撤銷了這個項目,並要求收回補助資金200萬,但這個公司也絕了,說是“公司資金被凍結,無法歸還”。
    土地就更麻煩了,7月份的時候,還有人在政府網站留言,說是昂揚微實際購買了30畝地,又佔地10畝,雖然項目沒了,但土地一直強佔不還。
    指標是批的,人家也出錢了,剩餘問題咋解決還真不好說。
    02
    同樣在2015年,李睿為來到江蘇,在南京和淮安尋找投資芯片的機會。
    他先在南京註冊成立了南京德科碼,2016年1月,又在淮安成立了淮安德科碼。
    當然,他的項目離不開政府的支持,淮安決策最快,2016年3月就開工建設,計劃總投資150億元,一期為年產24萬片12英吋半導體芯片晶圓廠。
    三個月後,南京這邊也談妥了,南京德科碼說是要跟以色列塔爾半導體(TowerJazz)合作,建8英寸的晶圓製造工廠,還要配套支撐芯片生產整個業務鏈的生產商,為此,南京出地254畝。
    兩邊都開始動工了,資金到位就直接開干吧!
    但李睿為一直不出承諾資金,連淮安德科碼的4000萬都不願意出。淮安一看這架勢,那就不玩了,但李睿為不幹了,還起訴了淮安德科碼,說不能使用“德科碼”這三個字,最後淮安這個公司只好改名“德淮半導體”。
    只剩下南京德科碼了,外界一直以為德科碼是和以色列公司一起出錢建廠,但細一看才知道,以色列的公司這邊不出錢,只是簽約成為了一名技術顧問,為此德科碼要向TowerJazz支付了3000萬美元,當然,以色列公司也承諾,每月購買德科碼20,000片芯片,如果真能造出來的話。
    一晃兒三四年過去了,到了2019年,德科碼花光了3.84億,工廠建設完成90%,這時候沒錢了,項目暫停,後來由於“基金停擺,造成資金鏈斷”,並“由於員工欠薪無法支付,被南京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進入破產程序”,項目就此“爛尾”。
    關於德科碼的失敗,李睿為說:“主要是因為資金沒有接上。訂單、技術、團隊完全就位!就是沒有人願意投資。”
    不是建廠花了3.84億嗎?事實上,那是南京地方出的錢,合著李睿為的思路就是先拉合作夥伴和地方入場,自己再去找錢,找到了就做大,找不到就爛尾。
    南京、淮安兩個項目都黃了之後,李睿為做什麼去了?他又跑到寧波成立了“承興半導體”。
    結果也可以想象,當地出資700萬元之後,李睿為還是沒找來錢,項目也因此黃了。
    03
    陝西大學眾多,半導體大潮中自然不甘缺席。
    2018年坤同半導體在陝西成立,那個時候行業最火的就是柔性面板,典型應用就是可摺疊手機,一度被炒出了天價。
    坤同半導體就是要干這個,註冊資本20億美元,號稱要投資400億,建設月產能30K大片基板的第6代全柔性AMOLED產線。
    喊完口號,產線建設長期停留在“拆遷拿地”階段,為啥呢?因為沒有錢。
    陝西集成電路基金的內部人士說:“坤同一開始高舉高打,多次到省里要錢。但省里比較謹慎,一分錢都沒出過,都是地方政府出的錢,大概有1億元資金以及幾百畝地。”
    這種情況下,股東方還在繼續硬撐,說自己要追加投資到138.9億。天眼查一查,坤同半導體的註冊資本確實是138.9億,但實繳資本只有當地政府出的9450萬元,剩下的錢影子都沒見着。
    去年9月,坤同半導體賬面上所剩無幾,已經開始停繳員工的五險一金,年底的時候,工資也全部停了:
    直到現在,坤同半導體欠發的社保、薪水、離職補償全部變成了一張白條“欠薪證明”。
    04
    接下來提到的這家公司老牛了。
    前些日子,打開泉能先進集成電路產業研究院的官網,發現創始人劉德華,高管是張學友、郭富城、黎明明,四大天王出場。
    這事在業內就炸開鍋了,曝光後沒多久,這個官網就打不開了,原因不用問也能猜到——被人黑了唄。
    這是嘲笑公司能演會唱嗎?
    這個研究院的背後老闆叫曹山,他是前陣子被爆炒的武漢弘芯的前任董事,他自己名下有好幾家芯片公司,分別叫逸芯、雲芯、天芯、泉芯、弘芯。
    泉芯和泉能先進集成電路產業研究院是關聯方,當初設立的時候泉芯拉來了台積電元老夏勁松擔任總經理,計劃建設12英寸12nm/7nm工藝節點的晶圓製造線。投資額為590億人民幣。
    項目分三期:
    一期投資230億,建設月產能7000片的12英寸12nm 生產線;
    二期投資260億元,擴增月產能23000萬片12納米邏輯芯片;
    第三期投資100億元,增加1萬片的7nm產能。
    濟南泉芯註冊資本高達59.5億元,曹山控制的逸芯集成擁有公司41.18%的股權,剩下的股份屬於濟南國資委旗下的兩家機構。
    但是公司的實繳資本卻只有5.1億元,據AI財經社此前報道稱,這5.1億的註冊資金都是由濟南國資委旗下的兩家公司出資,曹山控制的逸芯集成則一分未出。
    泉芯的註冊地址辦公地為政府部門大樓,無企業入駐。項目現場建設對外宣稱在“有序推進,但並無明確的完工時間”,實際上現場人都沒有,具體怎麼推進,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曹山之前推動的項目武漢弘芯也有相似的操作,大股東資本一直沒實繳,業內矚目的7nmASML光刻機買來就被抵押換了錢,生產線不知道怎麼開動,最近又紛紛江湖傳言項目背後有神秘力量,水很深。
    其實不論是哪方力量,把事情搞起來是正事,資金到位、人才到位、能有研發有產品,拳拳報國之心,誰也不會說什麼,接下來只能拭目以待,期待奇蹟出現。
    05
    美國卡脖子,芯片難,這已經成了全民共識。
    大家都知道芯片技術門檻高、投資規模大,所以這種項目還真不是創業小團隊玩得轉的,其中很大的一股力量,要仰仗來自官方的支持。
    現在有十幾個省市發布了集成電路產業計劃,規模宏大,目標不小:
    光這幾個地方2020年的規劃目標就達到了14200億元。要知道2019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銷售整體收入為7562.3億元,真可謂爆髮式增長了。
    規劃背後帶着錢,光是今年頭三個月,已設立的集成電路類的政府引導基金就有1729隻,目標規模10.75萬億元,已到位4.67萬億元。
    錢潮滾滾,這就吸引了非常多的公司去爭取這些錢。
    在天眼查能看到,過去一年時間裡新增加的相關公司數量驚人:
    經營範圍包含“半導體”業務的公司新增21601家;
    經營範圍包含“集成電路”業務的公司新增57847家;
    現在沒有一個省份沒有芯片公司,即便是西藏,今年也成立了數家芯片公司。
    這些干半導體、集成電路的公司不少是轉行過來的,之前的主業五花八門,科技出身的不少,但也有不少公司是從建築安裝、建材批發、醫美、電商、保健養生甚至人力資源等等八杆子打不着的行業破圈而來。
    只是不知道,這裡面有多少是真想幹事?有多少是真想騙錢?
    06
    蜂擁而起干芯片,好處有哪些呢?
    1、稅收優惠
    現在針對集成電路企業有減免所得稅、增值稅等等優惠;
    2、政府扶持政策
    本來各地的招商引資競爭就很激烈,芯片又是熱門行業,門檻極高,對於有點眉目的項目,各地紛紛爭搶,給錢給地,資源拿到手軟,有些人在一個地方混不下去了,換個地方繼續忽悠,居然能屢屢得逞。
    至於直接的政府補貼也很可觀,像行業里的明星公司長電科技,2019年凈利潤8866萬元,但單單政府補助就達到了29606萬元,很可觀。
    所以這就吸引了很多目的不純的項目入局,可惜造芯片不是送外賣,人海戰術解決不了問題。
    舉個例子,現在國內的芯片設計公司是有的,但是沒有光刻機也造不出來,全球最厲害的光刻機公司ASML,看上去是一家荷蘭的企業,實際上很不簡單。
    光刻機內部零件多達10萬個,幾乎逼近物理學、材料學以及精密製造的極限,別說荷蘭了,日本、美國要想單獨做也根本造不出來。
    ASML這家公司是怎麼來的?
    來自當年英特爾EUV LLC的聯盟,這個聯盟包括摩托羅拉、AMD、IBM,後來又多了三星,台積電以及美國能源部的三大實驗室。
    所以看似是一家獨立公司,實際上是個大綜合體。
    在ASML的光刻機中,光源設備來自美國,蔡司鏡頭來自德國,光學技術由日本提供,製程技術則是台積電和三星支持。現有最頂尖的ASML7nm光刻機整體有13個子系統,ASML公司拿到這些從不同國家採購到的配件,還要再經過自己的精密設計和多次調試,才能出台機器,所以一年產量很小。
    要想自己造,得分別突破日韓德美四個國家的看家技術,難度很高。
    07
    當然難度高不意味着必然不行,核心還得看人才。
    國內龍頭公司中芯國際,被像國寶一樣供着,待遇極高,但是老闆張汝京還是操心人才問題,畢竟一年內多了幾萬家公司,哪有那麼多合格的人才呢?
    他們基本是從現有的廠商高薪挖人,中芯國際就成了重災區,一邊培養一邊流失,想要趕超台積電,還是太難了。
    項目分散、資金分散、人才分散,這種運動式的產業模式可能適合很多行業,但芯片顯然不行。
    中國的造芯歷史充滿坎坷,起步早但成果不多,中間還被像陳進這種科技巨騙玩了幾回,以為造出了國際領先的漢芯,其實只是盜用了人家摩托羅拉的產品,就這麼著被騙了十幾億。
    現在我們錢是有的,但是已經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浪費了,更經不起各種騙子輪流使詐,難題面前更需要一點耐心和理性。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