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倒爷”自述:你知道外国买家怎么看我们吗?

飛樂園地 討論群 新冠病毒 COVID-2019 疫情“倒爷”自述:你知道外国买家怎么看我们吗?

  • This topic is empty.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作者
    文章
  • #4926
    fellow-sy
    版主

    疫情“倒爷”自述:你知道外国买家怎么看我们吗?
    原创 放大灯团队 放大灯 前天

    从口罩到额温枪再到呼吸机,防疫抗疫物资为何如此难买?本周,放大灯团队(ID:guokr233)采访了一位医疗物资“买手”——或者说,“倒爷”。他告诉我们,自2月初他就开始关注并从事防疫物资买卖,口罩、额温枪、呼吸机、熔喷布,“都是同一拨人在炒”。

    70多天以来,他最大的感慨是:“人性的黑暗你根本想象不到,玩区块链至多会遇到割韭菜的小诈骗犯,但倒医疗物资的是一群老头子,看着别人去死。”

    在本文中,你将看到:在这个制造业大国的特殊时期,防疫抗疫物资都是如何被疯抢、涨价、倒卖和囤货,人性又如何在这一笔笔艰难的交易中淋漓毕现。以下,是他的口述——

    一萌、大绵羊、Hart丨采访
    一萌、普通酱丨编辑

    倒口罩
    民间炒家的热情

    我之前做区块链,但现在国家并不欢迎这个行业。疫情期间在家无事可做,想要填饱肚子就得做点什么。

    疫情开始后,国内第一批人开始倒卖口罩。2月初国内没有什么口罩厂开工,国内的最大的口罩厂都集中在湖北,尤其是武汉附近,没法生产,引发全国口罩短缺,甚至有人跑去国外采购。

    这些人都是民间炒家。他们从马来西亚、泰国之类的国家采购各地口罩往国内输送,那个时候一个3M的N95口罩能炒到50块钱。

    而那时候我正在泰国度假,看到有人各种采购口罩,觉得回国后可以参与一下。像口罩、额温枪这些物资主要吃关系,我刚好在之前的工作中积累了一些政府关系,就想看看能不能吃这口饭。

    那时候我家里人张罗准备捐一批口罩。可当时国内已经到处都买不到3M口罩,只能买国内厂家替代性的医用N95口罩。

    口罩骗局:拿“日常防护”当N95

    2月的时候国内的3M已经被管制,由国家统一调配,原来的经销商、代理商没生意做,最后大量的地方政府也买不到。

    我们就找到一家叫“绿盾”的口罩品牌。绿盾当时做事件营销说,战士执勤都在用绿盾口罩。我们信以为真,连3M的口罩都没要,说绿盾是国产的,客户每人几万几万地掏钱买绿盾口罩,通过渠道捐给武汉。

    结果这批口罩完全没有进医院。

    因为那批口罩不符合医用标准,顶多防防尘,既不是N95也不是KN95,它遵循了一个非常低的“民用防护标准”,就是国标GB/T32610-2016,根本就和防新冠病毒没有什么关系。

    我第一次尝试采购口罩,就被这趟浑水劝退了。后来我把这事儿将讲给哥们听,然后打了几天游戏。没想到那哥们回来跟我说:“你指的这条道厉害,我挣了些钱。”我问挣了多少,他说几百万。

    不过他能跟官方指定的采购人员搭上线,就有得卖,渠道比我强多了。这几百万,我们挣不到。我被哥们刺激到了,也正式开始看防疫物资。

    第一个是额温枪,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些炒家。

    炒额温枪
    崩坏的信用链

    2月,额温枪的出厂价也都在410~420元,民间零售的额温枪已经被炒到了430~450元之间。我们觉得这个事可以干,就找人联系额温枪的厂家,结果第二天民间额温枪零售价涨到600元,一夜之间涨50%,我们询问的批发价也涨到470~480元。

    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民间炒家们多牛逼。

    额温枪这个东西,一个企业基本用两三个也就差不多了,但那时候民间订单全都是100万个、200万个起,甚至要1000万个、要5000万个……他们把额温枪硬生生炒成了期货。

    他们从额温枪厂家采购,花250~270元/个拿到一个期货的订单,一个月以后开始交货,厂家会固定的每天出货一部分。比方说一个炒家订了1000万个,厂家每天出货5到10万个什么的,这些货到手就能全部以400多元的价格卖掉。

    在出厂200多的时候,炒家只要付30%左右的定金,厂家就开始不停出货。

    这个时候就有一个稳赚不赔的策略:用大订单骗优惠价,拿到30%左右的货,就直接违约,后面的不要了。当时这种情况超级多——炒家只要拿到相当于定金的货就OK了,因为不会有人真需要那么多。

    后来也就两三天时间内,所有的额温枪厂家就学聪明了,要求买家全款订。然后所有的厂家开始违约,他们学坏特别快:把这些生产出来的额温枪自己囤积、高价卖给别人。前面买家花100多、200多低价订的货,全被拖延交货时间。原来约定的是每天交付一批,现在每天不交付,等着最后一天全部交付给你。

    当时我们在几天里拿到的现货额温枪都是320~330元,倒手一遍可以卖到370~380元。当时我中间还有两个人,我320~330的价格这都算是第三手了,下面还有五六手,才能到真正的买家手里,要400~410元才可以。

    就这样,额温枪进入了一个特别恶性的状态:所有人都囤货不出,只有所谓的“期货”。

    纯现货,民间有没有呢?有,一部分纯现货在“黑社会”性质组织手里。

    我在看额温枪那段时间,接触了三四帮这类组织。你跟他讲好价格,他会直接让你去看货。从最后的成单量看。其实从他们手里拿到的货最多,因为他们能治得了厂家,拿得到真货,所以看起来讲信用。

    而有些“有正规渠道”的炒家,今天涨10块,明天涨个5块,后天又突然不给了,又或者说是一批货卖三四拨人。

    但额温枪毕竟还是属于国内的物资,当时国内万众一心抗疫,大家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了,所以顶多也就是七八十块钱的额温枪搞到400多块钱,这个还不算可怕。

    真正变态的都在后面。

    真假掺卖、骗定金与囤积居奇:市场垮了

    额温枪有个部件,就是测温传感器,这东西原来在国内都是烂大街的货,根本没有人要,后来涨得比额温枪都快,大家都买不起了。

    怎么办?那就做假额温枪吧!有一部分厂家就开始作假。

    作假特别简单:一个空壳子装一个自动随机显示数据的东西。这种“额温枪”就能随机显示一个一定范围内的体温数据,怼天怼地怼空气,你怼哪它都是35度7、36度7。然后他们就开始“混货”,比如一批10000台的货当中,混2000个假的,真假混卖。

    假货还能用来骗定金。这些人会刻意选一个犄角旮旯的乡村,拖到晚上十一二点钟验货,这样买家很容易就会被骗过去。拿到买家30%的定金之后,他们叫人来验货,要是买家傻被验过去了,就能拿到100%的钱,全给假货;如果买家不傻,验出来了,他就玩消失,反正现场都是小弟。

    我们知道的最大的一笔,应该是2万个额温枪全假。当时是炒得比较火的时候,按照350元出,赔了700万。

    当然订金和诚意金这些名堂,都是厂家和民间这种小贩收的,“黑社会”都是货到付全款。

    这行当里还衍生出一种更安全的骗术:先骗买家付5万块钱的诚意金,再安排验货,同时他们会指一个特别远的地方,又不停地催你货要没了;你还在半路的时候,就说不好意思货被拿走了,5万块钱的诚意金就会一直在公司财务、一直走退款的流程,耗住炒家。你也可以报案,然后很快拿到退款,但那个时候大多数的炒家可以从其它地方挣很多钱,没有报案的心气儿。

    卖假货是要坐牢的,我只敢卖真货。因为没有货源,见了一两百万个的大单也不敢接,就卖了3000个,挣几万就结束。

    额温枪还是小试牛刀,这阵风过了没多久就冷掉了。现在国内完全不需要,价格也回落到才100多一只。我们当时明确知道,有不少人高价囤了10万只以上的额温枪。我们猜测,疫情发展可能真撑死了一大批囤货的人。

    额温枪之后,大家消停了一小段时间。再次接触这些防疫物资,是3月底的呼吸机。

    抢呼吸机
    期货、现货都没那么容易拿

    我之前做区块链,有渠道接触很多海外政府,3月海外疫情开始爆发,他们就找到我,问有没有在国内能够买到呼吸机的渠道。

    受到委托后,我们一开始找了国内的一家上市公司产品:812A呼吸机。这款呼吸机很奇怪。你说它是无创的,其实是有创的;你说是有创的,它又不够格,但是这算是当时国内最可靠的产品。

    812A由某医药央企代理。刚和他们对接上时,我们代表北非某国一口气订了1500台。他们说这些东西要现货有现货,要期货有期货,我们先给你们500台现货,然后接下来再给你安排1000台期货,期货一周交付,把钱交给我们吧。

    这也是我们第一次接触大央企,非常开心地就相信了,因为大央企怎么能骗人呢?临到交现货的前一天,这家公司告诉我们,不好意思,期货和现货都没有。当时好歹留了一手:我们是外币汇款,可以撤回,所以没有造成实际的经济损失。

    但还是造成了非常严重的信誉损失,我们把这个海外大单子丢了。

    然后我们换了个主战场,拿下两个西欧国家大使馆的单子。这两国跟我们信任度不错,他们下了订单了以后直接给我们预付款,委托我们去采购。

    他们一开始是要三种型号的呼吸机(目前国内市面上主要卖三种呼吸机。除了前边说的812A,现在来看,国外需求量最大的型号,是SH-300和VG-70的呼吸机,其中VG-70是北京谊安公司造的),后来经过医院验证,812A不好进ICU,最后只要VG-70,也不要期货,就要现货,他们很着急,因为他们国内的人一直在死。

    作为两个西欧国家的买手,我们没有资格直接联系到厂家,因为厂家把所有的渠道都关闭了,大多数呼吸机,都在某医药央企及其下属的授权经销商手里。必须要通过那家医药央企,或者它的经销商谈,但这些经销商能够掌握的存量也特别少。

    以前VG-70的出厂价基本上就是10万块钱出头,但当我们询价时,基本上都是三十二三万,而且经销商都要“诚意金”,否则就不给看货(放大灯注:即便视频看货也不一定是真的,同一条看货视频能在炒家中流传十几天,每次都被说是“今日新拍现货视频”骗买家下单)。

    我们感觉奇贵无比,不料这些人坐地起价,接下来就是三十三四万、三十五六万,然后到现在已经是四十多万。最近成交的一笔最高的是1000台VG-70呼吸机,单价44万。

    呼吸机产量太低了,每个国家全都在抢那一点东西,几十个国家每天抢一两百台,后果就是卖家上天。

    上了天的卖家

    从谊安公司申请买货,有多难?

    首先要提供资质,国外的采购函、国内三类医疗器械的售卖资质(正常情况下,这资质应该是厂家负责,现在变成买家负责了)和进出口资质,要买家自己搞定这些通道公司,然后把这些三证拿给他们,这是第一步。

    接下来他们又开始要通道公司的开户许可。开户许可证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取消了,不得已就要跟通道公司沟通,让通道公司干脆PS一个开户许可。

    为什么要经过通道公司?因为所有接受海外政府采购委托的,都是海外公司,而海外公司没有国内的三级医疗资质,所以必须要委托一个国内具备三级医疗资质的机构,通道公司什么都不帮你干,只是纯粹出资质。

    后面医药央企的授权经销商又要我们的资金证明,用来证明你“有钱买这个货”。还要求写明在上午的“什么时间,向什么人委托我购买多少台VG-70”,但第二天验资证明就失效了,还要再重新提交——反正每天都要。所有的这些杂七杂八的资料都给了这些医药央企的中间人,或者掮客后,他们帮你去向谊安公司去做备案,去申请。

    如果搞定了,就进入看货的环节。

    等你得到通知,知道提交的资料通过了,看货就要随叫随到。一般来讲,像这种时候都是让你夜里十二点先别睡,必须要携带有你通道公司的公章、所有的U盾,在大夜里公对公给人家打钱,打不到不要紧,但必须能够动通道公司的公章。这很难,但必须要操作,要不就是你周六日你可以通过公账打款。不操作,货就不给你。

    现在,我们已经锻炼得24小时都能往外打款。

    呼吸机不会有假。无论是某医药央企还是贩子,都会把你领到谊安工厂那边去提货。因为货是从工厂出来的,但中介会做各种各样很无耻的事情,比如,他说订期货,然后就会各种拖你的货,把你的货卖给那些现货的买家,然后强行收你一个很高的通道费用,别的通道费用可能1%~3%之间,他要收6%;或者说他告诉你,夜里十一二点钟去看货,但是让你等到凌晨甚至第二天早上。然后他会说,哎呀昨天晚上没有办法,你今天继续等吧。

    某医药央企这么干,呼吸机厂家自己也一点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好好的拿着钱来买的买家,他一定要把你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你又没有任何选择。

    买呼吸机这个东西,看命,看运气,哪怕你连续找个十家二十家中间人,也未必有一家靠谱的。我怕出事儿,所以绝对不交定金,但是真正能买到货的人也确实是交了定金的人。他们会被骗,他们会遇到退不了定金的事,但是他们付出极高的损耗之后,他们可以拿到货。但是我害怕坐牢,我不敢干这事儿。

    买到货就得转口。转口的时候,人家就各种拿捏你。我们每天大概至少要开4~5个验资视频,签5~6份合同,就为了能看个货。每天晚上“遛狗”,我连续已经三四个晚上出去“遛狗”。

    当然了,他们是遛狗的人,我们是狗。设置这种种的障碍,是要看你的心诚不诚、急不急。

    我们遇到的几个客户,也被折磨得不行,都对我们发感慨。拿到货的北非买家抛下了一句话:crazy market(疯狂的市场),还没买到货的西欧国家直接表示这就是bad seller(坏卖家)。

    我估计藏在那帮西欧人脑子里的话,是liar(骗子)。

    熔喷布再起波澜,口罩又有麻烦了
    口罩市场现在虽然一直是期货,但市场相对比较透明和正规化:口罩厂比较多,一旦进入一个公平竞争的状态,虽然也有黑幕、拖期、倒卖,但是相对来讲好很多。产品越轻量、生产厂家越多,市场环境会相对更好一点。

    但熔喷布这个事情,是这两天突然冒出来的。

    最开始,熔喷布的定价是1.5万元/吨,后来经历了口罩需求和产能大爆发,差不多在30万元/吨了。最近的暴涨是从上周三周四(放大灯注:4月8日~4月9日)开始的,从30万一吨涨到32万一吨,从32万一吨涨到39万一吨,从39万一吨涨到46万一吨,现在是70万一吨。

    熔喷布原料聚丙烯也在暴涨。我知道的情况是,聚丙烯的造价是每吨3000元左右,最开始报价差不多是五六千/吨。上周五(放大灯注:4月10日)那一天,上午每吨价格是12,000,中午是24,000,晚上是40,000,现在稳定在100,000元/吨。

    价格上涨背后,一方面东南亚疫情大爆发的需求,另一方面之前所有的口罩工厂都在满负荷运作,国内的熔喷布也供不应求。随着整个库存降低,大家开始买熔喷布,价格就自然上涨了。

    但谁也没有料到上涨这么快。

    因为,最近中石化最近出了一则告示,说熔喷布只“定向供应”,所有的外部渠道都是骗子,大家不要相信。

    按原有的采购流程,我们收到的熔喷布报价是39万/吨,我们一口气报了上千吨,但公告之后,原有一整套的采购流程全被推翻,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等审批。等审批的时候,我们得到消息:单吨价格从39万涨到了46万。

    这还是一手买家的价格,外面可不就得涨到70万?

    放大灯团队(ID:guokr233)获得的某买手的熔喷布购买申请信息单

    熔喷布这事儿大家都在疯狂地哀嚎,尤其是口罩厂的同事们。因为正常情况下,熔喷布一旦到了45万/吨以上,大家就没得赚了,而现在是70万/吨。

    熔喷布这么贵,不能按重量,只能按长度卖了。按米算着买熔喷布的,是从我们手上拿到货的人,回去以后卖给小厂,按百米卖,生产个两三天要再找他们买,这一两百米大概能生产两天。

    国内大口罩工厂的熔喷布储存量还能够半个月,中等一点的可能就够几天,还有一些,干脆已经停工了。

    聚丙烯和熔喷布被囤起来,价格又这么高,然后最后大家都买不起怎么办?买不起也得买,要不然违约金把你罚死。

    我们之前一直都在接稳定的口罩购买订单,但是这两天(放大灯注:4月13日~4月14日)我们就得不到任何工厂的报价了——口罩厂都停工了哪来的报价?我们现在采购口罩的时候得不到报价,得不到排期,不给口罩。我打个比方,原来可能有100个厂在生产口罩,现在可能就只有几个、十几个厂在为全世界做口罩,你觉得产能排得开吗?

    整个市场现在又变成得超级混乱,这个混乱是上游公司人为造成的。别把什么责任都推给“奸商”,好意思吗?

    我们还怎么面对国际买家?

    现在全世界买家都在找中国买耗材和器械,主要是没办法。要是运气好,碰上有良心的厂家还行;但运气不好呢,就是潘多拉的魔盒。

    我给你读一小段数字,你可能都要崩溃掉。今年4月1日起,海关严查正式报关的防疫物品,要求都要送检,达到国家标准才能出口。就那一天,我们所接触的、和我们合作的一个国际物流公司,因为抽检不合格,一天有5.5亿只口罩、550万份核酸检测试剂盒、950台呼吸机、1100万只手套,全部被卡——只是当天哦。

    现在全世界哪怕是很差的口罩也得买,但他们缓过来会怎样?我可以很负责任跟你讲,我们现在跟外国人沟通的时候,真的可以感觉出来,人家就是那种藏得极深的恨。

    尾声
    就在放大灯团队(ID:guokr233)采访前夜,商务部发布《关于停止两家公司防疫用品出口的通报》称:

    在开展防疫用品出口过程中,有的企业因产品质量问题被外方退货,扰乱防疫用品出口秩序,严重影响国家形象。现停止北京启迪区块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爱宝达科技(深圳)有限公司防疫用品出口。

    4月14日,启迪公司回应称,供货商爱宝达提供的62万只N95口罩,“编号使用的是三晖公司(San  Huei)在美国注册的NIOSH编号。经询三晖公司,其并未生产此批口罩。”换言之,该批口罩有贴牌造假嫌疑。

    值得追问和反思的是:涉嫌防疫物资造假是偶发现象吗?如果不是,那意味着什么?

    中国通过40多年的努力,将自己打造成世界工厂,并且甩掉了“中国制造=假冒伪劣”的帽子,这场疫情本来是实践“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国际人道主义”的最好时机,相关部门对出口医疗物资进行更严格查验,客观上也阻止了劣质产品出口,避免中国制造蒙尘。

    但国内市场个中乱象,令人心生忧虑:疫情过后,因为少数厂商和炒家的不良行径,让世界各国怎么看待“中国制造”?未来,又会对我们的经济造成什么深远影响?

    – 我们的文章,也许你会感兴趣 –

    《关于呼吸机,你该知道的9个问题》

    《75天疫情产生260000吨医疗垃圾,去哪了?谁赚了?》

    《火化、堆肥、化尸水:你的尸体如何成为这些公司的商业故事》

    阅读 10万+
    在看6238
    精选留言
    作者已设置关注后才可以留言
    阿崔
    2743
    实在忍不住爆粗口了。医学界在国际上用鲜血搏出来的名声全™让这帮吃人血馒头的糟践了。
    李丽华
    2058
    信用缺失引起的债,会给后面埋下雷,最终引起经济的酣然大波。经济危机就是信用危机。国家趁着这次疫情其实更应该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重新树立诚信,以人为本,传递人道主义和人类共同体的普世价值。
    慧妍🍓
    1466
    这就是外国人眼里的中国,只能呵呵哒。楼主这篇简直就是良心报道
    磁爆线圈-X
    887
    绿盾就是个普通的防雾霾口罩(然而事实证明防雾霾能力也很差),一个布口罩里面塞了个不知真假的静电滤片,声名鹊起于2013年第一次防雾霾产品风口,当时被宣传为交警武警指定防雾霾装备,结果没过几个月就被各路评测锤烂了。国产KN95口罩厂商多得是,没必要上这个什么绿盾的当。
    佑子
    814
    啧啧, 别的中介不说什么,这个救命的东西还在那炒炒炒, 欧美国家指不定都把他们拉到黑名单里去了
    kangyi
    782
    希望中国援助不要被这些老鼠屎闹得让人觉得是趁火打劫,遗臭万年!中国制造好不容易翻过来身啊!
    (;´Д`)
    690
    产业转移,不会再信任一个篮子里的鸡蛋
    🔛
    681
    解决恶臭的办法是遏制它 消除它 而不是捂住它
    Enoch Hard
    573
    哈哈,和作者一样,在这个坑道里面,看尽了国人的丑态。
    橱窗里的兔子先生🐰
    494
    救命物资,国家还是得掌握在自己手里。不然一旦假冒伪劣抗疫物资一旦流入市场……
    Helio
    458
    国外也一样,又一个英国NHS的供应商老外多疑,只找他信任的英国华人和我沟通确认哪家口罩厂能有确定的产能。可自己经济实力不够还想赚很多钱,结果直接国与国之间采购口罩了。之后他还抱怨他的英国华人朋友不帮英国、其实他都意识不到是他自己想发国难财,太贪心了,所以是他这个英国人不帮他们英国。还有在意大利疫情爆发时,英国还好,但他们居然没有提前购买的意识,认为爆发了再买,说实话他们的人没有带口罩的习惯。你说都爆发了再来抢谁都知道供需会更失衡,价更高。更搞笑的,他们的政党就干几年,做不好甩个锅找个借口就行了,没办法。问责顶多就是辞职嘛,任期内捞够好处就行了。总之,分析人性,没什么国内国外,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因此才需要支付的约束。
    罗嘉 Arrma Spektrum
    383
    好文章,可以留存作为历史的见证。坦率地说,国外的中间商进口商也是抱着狂欢的心态,特殊时期特殊判断,总体各个行业的中国制造还是有目共睹的。
    Felicia翻译
    379
    作为出口企业员工想跟大家唠一唠。 不否认国内的市场乱象,确实该整治确实该批判,但是首先我依然庆幸我们是卖家市场,如果疫情爆发的顺序颠倒一下,你们想一想现在你们还有机会在这里提出批判性言论没有? 其次:接到过很多国外政府卫生部门的订单,他们的腐败你们想象不到,他们的愚蠢也让人无法接受,就拿呼吸机来讲,一开始易世恒sh200报价三万 sh300报价10万的时候不买 觉得比平时贵了 观望 无论你怎么去推这个客户就是要等等 再看看 后来报价5万 12万的时候依然不着急 国内没死那么多呢……最后8万 15万 不急…作为国内销售我急的要疯 不仅仅是要成单 我们更加疑问的是难道新闻报道里国外的死亡人数都是假的 为啥他们政府部门都不赶快买物资呢……带着这样的满头问号到了报价35万 人家说不行最高预算30万 继续等 最后报价40万 人家说最高预算38万 我可以肯定是国外政府的实单,但是我相当奇怪其中不乏死亡人数很高政府的采购 这是为什么? 在他们国内人死的一片一片的时候为何出现了这样的现象?究竟是国内商家黑心 还是国外人的失误导致的市场混乱? 再说一个:对接的国外民间小买家,一次性外科 从国内买0.5美金一片 问他们国外卖到多少了?3美金 5美金 真的是中国商家无良么?还是全世界有门路的人都在想着发灾难财? 看到这篇文章我知道说的都是事实都对 但是我希望大家在批判国内的时候也想一想 到底他们在骂bad seller 的时候 是因为我们市场混乱延误了他们救人?还是因为我们市场混乱之后也乱了他们的财路 ?
    袁星
    321
    就口罩来说,那么多小作坊既无无菌车间,又无消毒这一流程,流水线一下来工人直接赤手空拳打包装就发货,这不仅忧虑防护效果,也肯定会损害中国制造信用连带国际形象下跌,毕竟这个是救命的时候
    李旺仔·胖
    292
    所以说到底是亚当斯密的看不见的手还是要加强政府干预的问题。不能市场自由经济出了事,然后政府干预没能立马改善,然后怪罪政府干预有问题。何况政府干预可能是以牺牲了部分市场参与者的利益来再次实现均衡,所以市场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愿赌服输。不能看不见的手调节得好的时候功劳都归看不见的手,出了事政府干预不力结果出事原因是政府。人间正道是沧桑。
    Demi秋
    255
    真是叹为观止,为了利益啥玩意都干得出来,国家也是难死了,希望多封点这种炒作的人和企业……最好惩罚力度大一些
    作者
    146
    供需显著失衡时市场自然会有一个机制去匹配产能与需求,它可能是来自管理部门的“有形的手”也可能是无序的炒作商人。但归根结底问题仍然是供需的无法平衡。
    何平
    250
    想起了医药代表
    作者
    183
    医药代表去年到今年挺惨的……
    loki.
    250
    别喷这些倒爷了,人家也是为了赚钱,没有惩罚凭什么不让人家赚?处罚不到位,骂娘是没有意义的,人家赚着你说的黑心钱,过着好生活,啥事没有,你喷完了自我满足了,还则罢了,你还不满足也就是单纯受气。阴谋论盛行不只是因为门槛低,也是因为监管和处罚没有到位。
    URNOTGENIUS🦦
    123
    国内口罩有检测标准吗有点担心
    作者
    222
    日常防护型口罩 标准:GB/T 32610-2016;专业防护口罩 标准:GB2626-2006;医用外科口罩 标准:YY 0469-2011;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标准: YY/T 0969-2013。在各项标准中均详细规定了技术指标与检测方式,如果感兴趣可以查查~
    iDo.子腾
    164
    那些小区门口,公司门口的温度枪,测出来都是34-35度。。。
    饭团
    162
    居然看到有黑医药代表的,自己睁大眼看看倒货的大部分是不是都是外行,我亲身经历,买茶叶的,卖衣服的,卖玉器的,还有洗脚小妹问我有没呼吸机卖???这特么这些人懂什么叫医疗器械质量管理规范?因为大部分医药人有自己底限。
    Liu
    152
    各行业都有,发财要趁早,炒货高级点名称叫贸易商
    LARS_W
    128
    作为一个同样经历近三个月期间,倒腾一次性医用口罩,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kn95,额温枪,一次性民用口罩,医用防护服,非医用防护服,sh300重症呼吸机,熔喷布,无纺布的人,文中所描述的一点没错,确实是这样。别一看到人家看再说咱中国如何,中国人如何,就爱国情绪暴涨,人家带有色眼镜看咱不是没原因的,就这么两桌菜是做给外人吃的,还都是老鼠屎。
    放風箏的蝸牛
    118
    换一下位置,如果是别国有这些物资,我国有购买需求,情况就会不一样吗?都是人性和资本使然。 中国人算是三观端正的了,看看国外那些人…没关系,我们遵循自己的原则做事,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以有复盘和批判,这很好。只是需要知道,处在市场,尤其是世界大市场,以及疫情前提下的市场中,谁能看清那只手将伸向何处。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区别是有些人看得远一点而已。谁也无法保证自己没有为这只手有意无意地推了一把。 我是贸易公司的,那一个月接到无数几百万的口罩、洗手液、额温枪询盘,还是直接对的外国买家。最后呢?下单的只有几百个口罩。这完全就是冰山一角,我们无辜成为了炒家。作为贸易公司,这种套路都见习惯了,真真应了那句话:老外最喜欢开大批量的询盘,让你们供应商斗个你死我活套出成本价,最后心安理得地买几百个。 这次的市场混乱不必过分自责,没有良心的奸商不分国度,连美国政府都可以干出匪夷所思的事,还有什么不可能?中国人真的不要被所谓的“国际形象”欺骗限制了。
    a
    112
    我想回复那个说“不能自由市场经济说了算…” 那位, 这里逻辑有点不对了 自由市场比等于没有违法乱纪行为,法治一向与经济要并肩作战
    文少
    111
    精彩!
    作者
    81
    多谢,常来看看
    平头哥
    103
    你知道吗,很多情况下是老外自己要某些东西。为什么会有所谓的质量不好。或者是不合格产品,因为老外也图便宜,当中国人和老外说价钱的时候,老外和你说质量,当中国人和你说质量的时候老外和你谈价钱,老外更黑,中国人赚他们一块,两块的时候他们能赚十块甚至百块,n95不就是这么在国外炒成天价的吗。再就是就好比美国的十大财团,英国的财团哪个不是干倒爷发家致富的,他们的内幕更不堪
    桑桑
    99
    看得瞠目结舌,得拖牢了下巴颏……
    李小树🥟
    99
    给楼主说一下,GB标准里面也有不一样的,比如GB/T 32610 这个民用口罩的说法是不准确的。这个标准是推荐标准,不强制。企业可以根据这个东西来做自己的企业标准。所以说的颗粒过滤效率达到90%也不是很多人能达到的。另外熔喷布这个东西也有很多门道,熔喷布驻极处理才能发达颗粒物过滤的能力,KN95就是要过滤95%的颗粒物,没有驻极处理根本就打不到。国外都喜欢用N95可是我们没有熔喷布,中石油,我笑呵呵
    似疯而觉
    60
    老果壳了,你大概不晓得欧美那边得贸易商比国人狠多少,你以为国内求白板的那几位能赚多少?你觉得他们挂靠的资质那边真的看不出来么?穿三层衣服的白板见过吗?当时大环境最放松你知道一个白板到国外贸易商手里的利润最后高到有多吓人?国外某些政府单采购还要回扣你晓得么?八美分到十美分不等的回扣,现在那边集体压价你晓得么?你猜部分国内贸易商为什么拼命压工厂价?你猜国外买家压的多狠?偏听则暗。老公知了。
    何冰宇
    51
    日常防护型口罩 标准:GB/T 32610-2016;专业防护口罩 标准:GB2626-2006;医用外科口罩 标准:YY 0469-2011;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标准: YY/T 0969-2013。作者少写一个标准:医用防护口罩 GB 19083,这个比GB 2626更严格的。
    Wilbur
    21
    这可不就是当前的供需极度不平衡的市场的真实写照吗?生意就是生意,是多层买卖关系的较量。强力打击假冒伪劣,完善合同违约处罚的可操作性,比什么都强。商业活动就是是建立在合同之上,以利润驱动的,说信用、形象、月亮圆啊这些,我觉得都太飘,基本面做好该来的就会来。(上面有人张嘴就来“没国标”,莫不是搞笑)
    戴展鹏
    10
    不只是国内国外。其实各行各业都可以想一想,客户在跟你谈生意时,是不是看不惯又不得不,有没有文中说的那种藏得极深的恨?至少我自己是如履薄冰的。
    秦孝政
    3
    很有意思的文章,看点很多。第一个问题:医疗物资能炒作吗?我找不到任何不能炒作的理由。因势利导,利益所致,人心所向?有利可图为什么不能炒?犯法吗? 第二个问题:如何炒?这才是重点。首先大局是抗疫,你不能出现医疗物资的质量问题,不能出现假货,这是红线。其次价格不能太离谱,如果高到影响抗疫的地步必须出台强力行政手段干预。所以一切的一切是监管问题,由于监管还不算太合理,导致现阶段鱼龙混杂出现问题。 第三个问题: 出现问题应该怎么反应? 需要去管外国人怎么看我们吗?需要在意外国人眼里的中国人是怎样的吗?底下有些评论实在让人无语。出现问题应该解决问题,而不是类似担心中国制造遗臭万年。。。人性是全人类的人性不是中国人的人性。出现问题应该高兴而不是觉得中国制造完了,中国人面子完了,中国人要被外国人看不起,而是有了理由可以进一步加大监管,顺势治理那些害群之马,让产业良好稳步发展。害怕出问题的人,一定是出了问题就想yangai 的人。 最后,那些丧失人性的中国人并不能代表中国人,别老是为不需要负责的事情或人去负责。
    叶子
    3
    别的我不清楚,就是我想在一月末的时候给医务工作者捐一点KF94口罩,韩国的工厂看到好多人想要,立刻撕毁合同,最后出厂价达到了20,都是存货,之前是4元。所以以后不打算和他们合作了。
    夏秋
    1
    妈耶这篇真是太有感触了!作为外贸商,两个月过着被倒爷遛狗和被客户骂得狗血淋头的猪狗不如,赔钱跪着也要把合同执行完的生活…(然而还没有买到货,倒爷的胃口真是太可怕了)
    鬼哥
    1
    说起疫情防疫物资,说起外商和外商在中国的代理公司也好代理人也好。感触真的颇深。 我们是口罩厂的经销单位。整天是询价,询价,一天到晚的询价。低价位是嫌高,等口罩原材料涨了,他也嫌高。总是在询价。中间人的具间费用也是水涨船高。到头来没有几个成交的。 想小编说的有几千万个口罩订单的,是某某国国内全权代理的。口气大的吓死人。专机来拉口罩的,要货期很急的太多太多,太多人了。一直谈一直寻。要货期也过了,飞机也不见了啥事都有。 我们公司接待了无数个手里拿着钱立马下订单。前提是价格压你一半。仅kn95口罩只给你6元还要含税。瞪大眼睛👀 ,这就是典型的“倒爷”。医用外科口罩,无菌的给你2元还要含税。气的我说你2.2元我全收。 市场的混乱简直到了无法理解的程度。末端市场原材料也罢半成品也罢。大幅涨价也源头脱不了干系。原本几千元的原材料,被几个有资质的在所谓的竞拍公司的房房里,一拍今天都价格就出炉了。如果,没有特权如果真是要抓那些“黑社会”,应该先从源头查起,问题是敢吗?会吗?

    ◆ ◆ ◆ ◆ ◆
    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 ◆ ◆ ◆

    台湾飞乐牌 (FELLOW)清洁设备系列,推行『5S』『6S』『7S』的最佳利器,ISO9000的辅具,让清洁工作更轻松,更经济,更有效率,更先进。
    「飞乐牌」系列产品:真空扫地机、自动洗地机、驾驶式扫地机、驾驶式洗地机、强力真空集尘机、全自动充电机等清洁机械设备。
    台湾裕菖集团是世界上清洁设备制造商同行中,唯一『有核有芯』的清洁设备制造企业,台湾裕菖集团从自主研发制造『核心』的节能省电的『马达』,和『有芯』的微电脑控制器生产,到整机组装完成生产。
    台湾裕菖集团企业创立于1987年,是亚洲第一家也是中国首家生产清洁设备的国际级制造商,经过30年的企业发展与用户验证,拥有从自主研发到生产、销售到售后服务的完整体系。
    飞乐牌(FELLOW)在国际市场影响力大,企业用户数万家,产品遍布世界五大洲。
    台湾裕菖集团秉持『永续经营』和『成就百年企业』的远景,为中国品牌「飞乐牌」在世界市场上扬名。

    裕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台湾专业制造 | 飞乐牌 扫地机, 洗地机, 集尘机, 全自动充电机 等各式清洁机械
    台北 : 新北市五股区五福路33巷5号
    TEL : +886-2-2291-5309 FAX : +886-2-2292-5134
    台中 : 台中市神冈区丰洲路1020巷21号
    TEL : +886-4-2563-4922 FAX : +886-6-253-7786
    台南 : 台南市永康区盐信街146巷39号
    TEL : +886-6-253-6611 FAX : +886-6-253-7786
    Website : http://www.fellowyc.com.tw
    E-mail : yc@fellowyc.com.tw昆山裕菖麦克清洁设备有限公司江苏省昆山市花桥镇花安路2397号
    TEL : +86-512-5787-6818
    FAX : +86-512-5728-3362
    Website : http://www.fellow.tw
    E-mail : ks@fellowyc.com.tw广州裕菖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禺区沙头街横江村朱地大街一巷16号
    TEL : +86-20-3450-8253
    FAX : +86-20-8067-3057
    Website : http://www.fellowgz.com
    E-mail : gz@fellowyc.com.tw沈阳裕菖分公司沈阳市苏家屯区机场路999号(四环路于机场路交汇处)
    五洲城C馆四楼A401号(清洁设备区)
    TEL : +86-24-6283-8633
    FAX : +86-512-5728-3362
    E-mail : sy@fellowyc.com.tw裕菖石家庄分公司河北省石家庄市槐安东路90号国富大厦5-401A
    TEL : +86-512-5787-6818
    FAX : +86-512-5787-3362
    手机 : 15233622233 郭皓民裕菖福建分公司福建省漳州市常山华侨经济开发区溪墘管区侨兴中路27号
    TEL : +86-596-6016-179
    FAX : +86-596-6013-179
    手机 : 13605031560 陈正尧 / 15859602386 陈建均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