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不死心

飛樂園地 討論群 行業動態 雷军,不死心

  • This topic is empty.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作者
    文章
  • #3446
    fellow-sy
    版主

    雷军,不死心
     
    王辉 
    会员
    企业管理&咨询 2019-12-22

    被低估是英雄的宿命。
    很多人看不起金山WPS,觉得不过是一个老掉牙的小软件。
    直到11 月 18 日,金山办公挂牌科创板,人们才知道这家“活化石”公司,到底有多低调。
    上市第一天,金山办公的股价就暴涨了200%,截至目前,其市值已经超过600亿。
    在全员公开信中,创始人之一雷军写道:
    “31 年前,求伯君在深圳一间酒店闭关几个月写出第一版 WPS 时,就注定了金山的英雄梦想。
    31 年来,金山一直肩扛民族软件大旗,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时刻,也从未放弃。”
    软件行业的人说:
    “因为WPS,才让微软在中国乃至世界办公软件市场不敢掉以轻心。因为WPS,让全世界了解到在中国还有一家公司能和微软抗衡。”

    【我的内心有一团火焰燃烧起来,很难平静,在操场里我奠定了一个梦想:日后一定要做一个伟大的人。】——雷军,18岁。
    90年代,WPS曾是中国电脑的代名词。
    程序员求伯君,也是后来金山董事长,蹲在出租屋14个月,敲了128万行代码,前后三次因肝炎住院,最后写出了WPS。
    这也是中国最早的文字处理系统之一。
    要知道,那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没见过电脑。而WPS一年能卖三万多套,营收6600多万。
    无数热爱开发、希望留名中国软件史的程序员,纷纷加入这家公司。
    包括雷军。当时他丢下航天部铁饭碗,成为金山第6号员工。
    他常常通宵地敲代码。
    “凌晨四五点的时候,累了站起来看看窗外,发现整个世界都在睡觉,然后你还在写程序,觉得自己好伟大。”
    有的人身体里,天生流淌着英雄的血液。
    18岁时,雷军还在念大一,读到了一本书《硅谷之火》,激动得几夜睡不着觉,绕着武大体育场,走了一遍又一遍。
    书里讲的是乔布斯。
    “看完这本书,我的内心就有一团火焰燃烧起来,很难平静,在操场里我奠定了一个梦想:日后一定要做一个伟大的人。”
    整个金山,都是如此,欲望极低,使命极大。当时,WPS占领了市场95%,甚至盗版盛行。
    求伯君不以为然,还有点高兴:事业和金钱无关,我只希望我们的软件能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如果从开始就想着怎样赚钱,我也不会有今天。
    纯粹,是所有英雄的标记,也是所有英雄的弱点。他们往往要在现实中,粉身碎骨一次,才能绝地重生。
    当时微软也盯上了这块肥肉,大肆进军中国市场。
    为了扼杀WPS,微软用了狠招:对大陆地区,放任盗版的存在。
    这样一来,谁也挣不到钱。盖茨也说过,如果盗版,他希望中国盗微软的版,而不是其他软件。
    微软财大气粗,少了中国这点油水,完全不是问题。而对于WPS这些国内软件,招招致命。
    当时业界一片哀嚎:微软之下,寸草不生。
    为了迎战微软,金山几乎倾尽所有,让雷军牵头,研发“盘古”软件,试图反击。
    在北京四季青的一个四合院里,雷军带着20名顶尖程序高手,埋头三年。
    不设上限地投入,单广告费金山就烧了200万。不料1000多个日子,换来完完全全的失败。
    “盘古”在市场中接近全军覆没。“1996 年是金山历史上最艰难的日子,差点倒闭。200 多人的公司,当时走得只剩下十来个人,账上也只有几十万元人民币。”
    雷军说:那年,我失去了理想。没有理想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是最郁闷的事情。
    那年,整个中国软件行业都失去了梦想。
    国内所有的办公软件,几乎一命呜呼。雷军向求伯君提出了辞职,但被求伯君劝了下来,给了半年的假期。
    你可能无法想象,那6个月里,雷军天天天蹦迪,可见其崩溃程度。“只有那种重金属的震耳欲聋感才能让我什么都不去想。”

    【天才之所以是天才,绝不是我雷军这样的凡夫俗子靠勤奋所能达得到的,但是我仍然有一点点不死心。】——雷军,29岁。
    当雷军全盘性崩溃时,求伯君正面临威逼利诱。微软直接开出75万美元的天价年薪,试图收买。
    求伯君拒绝了,他看得一清二楚:
    “微软的这次求贤,是想让更多中国本土的人帮它去占领中国市场。如果接受了诱惑,似乎会背上‘汉奸’之嫌疑。
    更重要的是,中国要有自己的民族软件企业,如果这样一去,我们的一杆旗帜就倒下去了。”
    雷军也同样不甘心。
    6个月后,他缓了过来,重返金山,带回一句话:“天才之所以是天才,绝不是我雷军这样的凡夫俗子靠勤奋所能达得到的,但是我仍然有一点点不死心。”
    那时,金山已经没钱了。
    连能不能活下去都成了问题。雷军第一个自降了工资,但也有很多人不理解。每天都有人满腹怨言地离开。
    最后,金山的研发团队,算上雷军,只剩下四个人苦苦支撑。
    他们孤军奋战,先后推出了金山词霸、金山影霸。这些软件都大受市场捧场。
    同时,市场上疑问不断。金山就这样被微软干趴下了?不做WPS了?认输了?
    全然不是。他们怎么甘心中国人自己的软件一蹶不振?
    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雷军提出了要生存就必须转型。他带着残损部队,“以战养战”,一边跳进泥坑里赚钱,一边悄悄开发新版 WPS 。
    求伯君甚至把价值 200 万元的别墅卖了,一分钱都没给自己留,都投了进WPS,没日没夜地开发。
    直到1997年,金山终于扬眉吐气地拿出了新版 WPS97。一经推出,大获成功。
    他们在东南大学演讲时,学生们送给金山一条千人签名的横幅,上面写着:“我们支持金山敢和微软拼的作风。”
    雷军前往母校武汉大学做推广,心里根本没有“以卵击石”这个词,他带着学生一起喊口号:我要用未来十年和微软来一场豪赌。
    金山的赌注,代价非常大。可以说,起步极早的金山,看着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相继成立,却硬生生错过了互联网发展最黄金的阶段。
    雷军复盘过很多次,甚至感到过痛彻心扉的懊悔:
    “坚持做 WPS 让金山跟互联网擦肩而过,而金山后来所有的艰难痛苦,跟这个决定密不可分。
    我很内疚,那个决定是我当时做出来的。因为输了不服气,要扳回来,所以把所有优秀的人才都派去做 WPS ,所有‘以战养战’赚来的钱全部用来养 WPS ,这让当时的金山,背了一个巨大包袱在长征。”
    寥寥数语,道尽悲情。或许这就是英雄的代价。

    【只要金山还叫金山,我们不会改变原有的责任,这块业务甚至不用赚钱也可以。】——雷军,38岁。
    成为英雄,得浴火3次,重生3次。
    第一次,发现功夫再高,在现实面前只是花拳绣腿。
    第二次,发现手里的正义之剑,难敌世界这面盾牌。
    第三次,明知有些事可能会无能为力,但还是会抽刀挥剑,哪怕付出生命。
    雷军说,“从纯商业角度讲,做 WPS 办公软件是犯傻的事情。”
    金山几乎所有挣的钱,都用来补贴WPS。用钞币粉碎机来形容这个项目,毫不夸张。
    雷军不懂及时止损吗?求伯君不懂得机会成本吗?
    不,他们心知肚明。
    哪怕亏损,求伯君仍然坚持:“人要为理想,同时也要求生存;为了生存,就要讲策略;讲策略,是为了理想的实现。”
    雷军亦是如此。
    “十多年来,金山不惜从网络游戏、杀毒软件、翻译软件上赚来的钱贴补 WPS ,不论它多么孱弱,却从未被抛弃,因为这是中国软件的一面旗帜。
    只要金山还叫金山,我们不会改变原有的责任,这块业务甚至不用赚钱也可以。”
    此后,由于WPS极度烧钱,也有各方的原因,金山 5 次上市,5次被打回,最后花了8年时间,才在港交所敲钟。
    整个金山都被拖疲了。
    上市那天,一个8年的老员工给雷军发来一封邮件:“我加入金山时就听说公司要上市,每年过年回家都要跟我父母讲,结果最后连我爸都不再相信金山要上市了。”
    或许,英雄的赫赫战果,另一个写法叫牺牲。
    雷军说:“金山这一跑跑了八年,绝大部分公司都被上市拖垮了。知道为什么?你带着手铐、脚镣你能跑得过同行吗?一定跑不过的,可是金山居然跑下来了,只有我这个位置才感受特别深刻。这种疲惫很难用语言表达……”

    【创业如跳悬崖,我 40 岁,还可以为我 18 岁的梦想再赌一回。】——雷军,40岁。
    金山集团门口,曾经写着一句标语。“我的金山,我的青春:让我们的软件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
    金山的梦想,也燃烧掉了雷军全部的青春。他回忆说:“我从 22 岁到 38 岁,在金山干了整整 16 个年头,这中间的压力很难表达,像马拉松一样。原来以为只是累了,但是休假四周后还是身心疲惫,这是真心话。”
    当2007年金山软件上市后,所有人都在庆祝,雷军却递交了辞呈,辞去CEO一职。
    这个决定极为艰难,也出乎所有人意料。
    当求伯君知道雷军心生去意,整夜整夜地和他交流。“慢慢地我理解了他的想法。我们都是减肥减不下去,雷军却日渐消瘦,衬衣领子从 42 号减到 38 号, 16 年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他真的太累了。”
    创始人之一的张旋龙,曾经大发脾气,最后心软了。“刚开始我很生气, 16 年来第一次对他发了脾气,但是后来我想,我们真的不忍心,这样下去真的对不起他。”
    16年的感情,相当复杂。
    金山成就了雷军,但似乎没有成就雷军的梦想。“过去的经历已经证明了雷军的优秀,但鲜有人知他的内心多么渴望卓越。”
    做出伟大公司的渴望,干一番伟大事业的火焰,从未熄灭。离开金山后,雷军做了几年投资人,又在2010年不顾一切地成立了小米。
    雷军带着13个员工,每人干下一碗小米粥,开始创业
    “不管这次创业成与败,我不能让人生充满遗憾。我一定要去试一下,看自己能不能创办一家世界级的技术公司,做一件造福世界上每一个人的事情。”
    很显然,雷军做到了。
    小米几乎凭借一己之力,让中国从山寨手机时代,跨入了国产手机时代。
    有一种说法是,“小米的成功,让国产手机厂商开始了向世界顶尖水平的追逐。”
    “创业如跳悬崖,我 40 岁,还可以为我 18 岁的梦想再赌一回。”
    雷军,赌赢了。
    2018年,小米顺利上市。2019年,小米成为全球最年轻的500强公司。

    【少做点事,把每件事情都做到极致,做到把自己逼疯,把别人逼死,这种程度才能成功。】——雷军,42岁
    雷军成立小米那年,也是金山生死关头的时刻。雷军收到了求伯君发来的短信:
    “如果你不回来,金山可能不行了。”
    求伯君和张旋龙,基本上两到三天,就找雷军谈心。“他们是我的老板、大哥,你说他们找我谈心,我能说不去吗。”
    当时雷军成立了顺为资本,手头投资了 20 多家公司,小米也正处于创业起步的关键期。
    手心手背都是肉,雷军一度很痛苦。
    “在过去的三年里,虽然我努力将金山放到内心深处,但是每次走进金山办公室,每一次看到金山的同学们,每次在媒体上读到‘金山’这两个字,都会心潮澎湃。
    无论我多么的克制,但是我知道,金山在我内心深处是永远挥之不去的。说的夸张点,我都愿意为金山赴汤蹈火,一度把金山看做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为了拯救金山,雷军决定亲自上阵。他挨个和小米合伙人商量,获得一致支持后,他顶着压力,在2011年重返金山一线。
    本来就跟牛一样工作的雷军,这回几乎要把自己榨干了,凌晨两三点还在开会,小米、金山和顺为三家企业中跑断了腿。
    以前雷军还会喝点酒,但那段时间,雷军几乎拒绝了所有的活动。即使想喝,雷军每次也是喝几口就放下了,匆匆去处理事情。
    在大会上,雷军对着所有的金山人说:“我们已经是祖父级的公司,我们只有打烂所有的坛坛罐罐,才会重新变得强大起来。”
    他带着金山对自己动刀,并且全力下注移动互联网,成功把用户转向线上。
    “原来在金山我们讲的是艰苦创业,经过这几年现在我鼓励少干点,但要把每件事情都做到极致,做到把自己逼疯,把别人逼死,这种程度才能成功。”
    能成为英雄的人,一定在深夜里,杀死过自己无数次。
    2011-2017 年,金山集团整体收入年复合增长高达 47% 。整体收入已经超过百亿。
    在金山30周年庆典上,求伯君转身拥抱了雷军,数度落泪。
    雷军也难掩激动:“ 30 年不懈奋斗的岁月里,我跟张旋龙、求伯君以及众多为金山奋斗过的兄弟姐妹们肝胆相照、亲密无间,这份兄弟情始终没有改变。
    因为我们深信,在创业这条道路上,一个人走,可能走得快,但一群人走,会走得更远。”

    【乔布斯说活着是为了改变世界,我说我活着是为了科技报国,你信吗?】——雷军,44岁。
    11 月 18 日,这个时代终于为雷军和金山人,敲响那面锣鼓。
    在公开致谢信里,雷军写到:
    “31 年来,金山一直肩扛民族软件大旗,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时刻,也从未放弃。
    英雄都有改变世界、中流砥柱的使命担当;英雄都向往历经磨难、浴火重生的史诗历程。”
    苦熬这么多年,金山WPS成了仅剩的,能和微软“掰掰手腕”的中国软件。
    倪光南曾经奔走疾呼:“面对跨国公司借垄断而掠夺性的定价,借垄断而控制用户的机器,我们有权说‘不’。“
    而在国产办公软件中,WPS是唯一能硬气说“不”的。
    办公软件的自主可控,是国家信息安全的关键。而WPS成了中国仅有的,能扛起这面大旗的。
    哪怕到了今天,WPS都并不赚钱。曾经有人问雷军,这么多年,究竟为了什么?
    “乔布斯说活着是为了改变世界,我说我活着是为了科技报国,你信吗?”
    有多少忍辱负重,就有多少豪情万丈。永远不要低估一颗英雄的心。

    ◆   ◆   ◆   ◆   ◆
    转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   ◆   ◆   ◆

    台湾飞乐牌 (FELLOW)清洁设备系列,推行『5S』『6S』『7S』的最佳利器,ISO9000的辅具,让清洁工作更轻松,更经济,更有效率,更先进。
    「飞乐牌」系列产品:真空扫地机、自动洗地机、驾驶式扫地机、驾驶式洗地机、强力真空集尘机、全自动充电机等清洁机械设备。
    台湾裕菖集团是世界上清洁设备制造商同行中,唯一『有核有芯』的清洁设备制造企业,台湾裕菖集团从自主研发制造『核心』的节能省电的『马达』,和『有芯』的微电脑控制器生产,到整机组装完成生产。
    台湾裕菖集团企业创立于1987年,是亚洲第一家也是中国首家生产清洁设备的国际级制造商,经过30年的企业发展与用户验证,拥有从自主研发到生产、销售到售后服务的完整体系。
    飞乐牌(FELLOW)在国际市场影响力大,企业用户数万家,产品遍布世界五大洲。
    台湾裕菖集团秉持『永续经营』和『成就百年企业』的远景,为中国品牌「飞乐牌」在世界市场上扬名。

    裕菖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台湾专业制造 | 飞乐牌 扫地机, 洗地机, 集尘机, 全自动充电机 等各式清洁机械
    台北 : 新北市五股区五福路33巷5号
    TEL : +886-2-2291-5309  FAX : +886-2-2292-5134
    台中 : 台中市神冈区丰洲路1020巷21号
    TEL : +886-4-2563-4922  FAX : +886-6-253-7786
    台南 : 台南市永康区盐信街146巷39号
    TEL : +886-6-253-6611  FAX : +886-6-253-7786
    Website : www.fellowyc.com.tw
    E-mail : yc@fellowyc.com.tw昆山裕菖麦克清洁设备有限公司江苏省昆山市花桥镇花安路2397号
    TEL : +86-512-5787-6818
    FAX : +86-512-5728-3362
    Website : www.fellow.tw
    E-mail : ks@fellowyc.com.tw广州裕菖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禺区沙头街横江村朱地大街一巷16号
    TEL : +86-20-3450-8253
    FAX : +86-20-8067-3057
    Website : www.fellowgz.com
    E-mail : gz@fellowyc.com.tw沈阳裕菖分公司沈阳市苏家屯区机场路999号(四环路于机场路交汇处)
    五洲城C馆四楼A401号(清洁设备区)
    TEL : +86-24-6283-8633
    FAX : +86-512-5728-3362
    E-mail : sy@fellowyc.com.tw裕菖石家庄分公司河北省石家庄市槐安东路90号国富大厦5-401A
    TEL : +86-512-5787-6818
    FAX : +86-512-5787-3362
    手机 : 15233622233 郭皓民裕菖福建分公司福建省漳州市常山华侨经济开发区溪墘管区侨兴中路27号
    TEL : +86-596-6016-179
    FAX : +86-596-6013-179
    手机 : 13605031560 陈正尧 / 15859602386 陈建均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