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員工業績上千萬,卻仍然被開:公司的德治,比錢更重要

飛樂園地 討論群 企業管理 阿里員工業績上千萬,卻仍然被開:公司的德治,比錢更重要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作者
    文章
  • #408
    fellow-sy
    版主

    阿里員工業績上千萬,卻仍然被開:公司的德治,比錢更重要
    每日好文閱讀 | 2019.03.19

    如果你今天把團隊召集起來,說公司現金流狀況很不好,只能發三到六個月工資,而且要打折。講完以後,你看看還有多少同事留下?

    要是還有很多同事留下,這就是你花了精力去鑄造企業文化和價值觀,所帶來的結果。

    很多企業都說自己很重視企業文化,到了年底,一場搞笑的晚會,很多抽獎的禮品,員工生日給個蛋糕,定期聚個餐,出去旅遊一下。但這些遠遠不夠。

    什麼是企業文化?就像國家一樣,企業的制度和流程,是“法治”;企業的文化價值觀,是“德治”。一個理想的國家,要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相結合,而且以德治國還要放在前面,它的地位不言而喻,你是否意識到了?

    如果你做的還不夠,今天請聽我分享,如何鑄就真正的企業文化。

    價值觀“德治”

    企業價值觀是企業文化的核心,說得通俗一點,就是一個企業對外做事的底線和對內團隊相處的遊戲規則。

    很多人說,有了文化價值觀,我們還要不要做業績?要做業績。但有文化價值觀的企業,就相當於《水滸》里,宋江領導下的梁山。梁山吃飯靠什麼?搶錢。但它有使命,是“替天行道”,它知道什麼錢我搶,什麼錢我不搶,什麼樣的業績我要,什麼樣的業績送給我,也不要。

    而宋江之前的晁蓋是什麼思路?什麼錢都能搶。殘酷到入伙需要投名狀,下山去不分青紅就殺人搶錢。企業也一樣,什麼錢都想掙,銷售業績無論用哪種方法拿回來都可以的話,那你的文化價值觀一定出了問題。

    1.考核價值觀

    我印象特別深,加入阿里第一個月,開人的報告就放到我桌上了。

    廣東大區要求開除一個優秀的銷售。他一年有上千萬的業績,不得了。一個客戶如果平均六七萬的話,他大概有130多個客戶。當時我們要求,對客戶至少每月回訪一次,那麼算下來,節假日全部放棄,他一天得跑四五家客戶。

    拜訪完後,我們還要求填寫拜訪記錄:今天你見了誰,提了什麼問題,解決了什麼問題。對這個記錄,做約萬分之一的抽查。正好,我們就抽到了這個優秀銷售其中的一次拜訪記錄,打電話給廣東這個企業:哎,張老闆,我們的某某同學幾月幾號來拜訪你了,他上門服務的質量怎麼樣啊?你滿意嗎?那老闆說,那天不可能,那天刮颱風,我們企業都關門了,他來也見不到我……

    這就是虛假拜訪記錄,開除。後來這個企業家知道了,專門買張機票飛過來,表示早知道影響這麼大,就配合一下他,他服務一直很好的。我們說,我們盡量換一位更好的客服來服務您,但必須開除他。

    類似的案例,我問自己,你也可以問問你們公司,會不會開除?我想不會。按我們當時的標準,開除是要麼客戶嚴重投訴,要麼是給公司造成損失。但阿里巴巴因為員工觸犯了企業價值觀,果斷選擇了開除,這是第一次讓我發自內心地感受到文化價值觀。

    阿里巴巴為什麼能夠鑄造鐵軍一樣的文化?因為文化價值觀,是當真的。

    第一,他違反了“客戶第一”;第二,他違反了“誠信”。這兩條是沒有機會討價還價的。這叫做一類過失,是高壓線,一觸即死。

    處理完了我們還要宣傳,昭告天下。馬雲說,你開除一個人,還不把原因告訴大家,那叫白色恐怖。明天來上班,一個人不見了,過兩天一個人又不見了。搞“暗殺”的公司,文化就有問題了。

    2.訓練價值觀

    當然,除了一類過失,還有二類過失,就是有第二次機會。

    還有加減分項。你的團隊沒有合作好,無殺頭之罪,但是會減分;團隊合作做得好,能加分。有的同學比較高冷,可是布置的任務都能超額完成,也不能去扣他分;但是,有激情,能帶動團隊,這是加分項。

    這怎麼具體考核呢?

    阿里有一個方法,叫“自評+講故事”。

    比如說團隊合作,你得講一件好人好事:我什麼時候幫助另外一個團隊做了一件我分外的事,所以呢,我上個季度的團隊合作自評分3.75。

    你的上級只能表示同意或者不同意。不同意怎麼辦呢?也得講個故事:剛剛過去這個季度,你哪一次被我知道,別的團隊請你幫一個並不大的忙,你用種種理由推脫,沒有做到。所以我不認為你的團隊合作打分可以達到3.75分,最多3.5分了。如果我的故事講得比較嚴重,你不僅是不合作了,甚至是完全不配合,還拆別人的台,影響產品,這直接違反客戶第一和團隊合作的價值觀了……

    我第一次參與,覺得這像小孩子過家家。我發現季度末最後兩個星期,眼看要寫考評報告了,大家突擊做好人好事,主動跑到另外一個團隊說,你們最近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嗎?這好形式主義。

    馬雲說,大家一年有四次發自內心,迫切地想做好人好事,不是也挺好嗎?總比一年當中沒人想到去做要好。好人好事,做做就習慣了,你不做是不會習慣的。後來我覺得挺好。人啊,為什麼說要鑄文化,就是這麼一點點來的。

    他們為什麼想做好事?因為不做講不出故事,講不出故事自我評分就沒有,自評分沒有還真影響我當季考核,當季考核一影響,還真有可能被末位淘汰,還真有可能獎金被打折,甚至打個對摺都有可能。

    文化怎麼來的?一個是要靠考核,二是要通過訓練。

    流程“法治”

    當然有德治不夠,還要有法治,也就是必要的流程和制度。

    1.流程比權利大

    我當年在倫敦商學院讀書,有一句話印象特別深,叫Process Overrules Power,流程比權力大。

    那CEO還有什麼權力呢?有,可以發起改流程。他的責任並不是什麼事都由自己來批准,這叫人治,不是法治精神。

    所以,當馬雲在阿里巴巴提出合伙人制時,我說,合伙人制帶來的最大影響就是對你馬雲創始人的。因為合伙人就是來制約創始人原來的很多權力的。合伙人的本質是票決制。

    很多公司學合伙人制,學得都不像。他們的合伙人制變成了分錢的機制。真正的合伙人制,是政治權力比經濟權力要更重要的一個機制。

    但是一般公司是官大一級壓死人,按職務高低來決定問題,按股份大小決定問題。我是51,你是49,你聽我的,這是股份制。而合伙人制什麼呢?你是5%的股份,我是10%的股份,你是副總裁,我是總監,但如果我們決定走合伙人會議了,對不起,你也是一票,我也是一票。

    那麼是不是一定一人一票呢?不一定,你可以宣布,你是創始人,每次投票頂兩票、三票或者帶否決權,行。那你第一天就把它講清楚。不能像打牌一樣,今天投票不夠了,你就從口袋裡摸出兩A來,說我一票算兩票,這是作弊。

    當有這個制度以後,就超越了權力。你的公司是法治的時候,CEO也得服從這個流程。

    如果說制度錯了怎麼辦?一起討論改制度。在沒改之前,照着原有制度來。

    2.給制度做減法

    制度不只是要增加,還要考慮減少。尤其是,要剔除那些和公司的文化價值觀相抵觸的法規。

    既然我們講誠信,就應該相信員工。

    阿里會給懷孕的員工發防輻射的孕婦服,一開始制定了“孕婦服領用辦法”,當事人申請,主管經理批准,但主管經理怎麼知道她懷孕了呢,還得加個醫院證明。我們已經覺得這個制度很簡單了。

    但年底復盤的時候,發現這極其Stupid。孕婦服又不好看,誰沒事穿在身上?而且有些病能裝,懷孕也裝不了啊!我們為什麼不相信員工?直接去領就行了唄。

    你說,萬一她不懷孕,替別人領怎麼辦?那我們要把這個道理講清楚:小賣部有帶阿里巴巴logo的孕婦服,標好了價錢,如果你想送一件給朋友,請去購買。如果你在阿里的待遇,都不足以給你朋友送這禮物,你要去冒領一件,那就去領吧。

    徳治啊!要經常把這種粗淺的道理,跟員工講清楚。一年以後,我們根本沒發現多領走多少件孕婦服。

    好的制度,讓“壞人”都有機會變成“好人”。而壞的制度,有可能讓“好人”成為“壞人”。

    中醫+西醫

    “法治”和“德治”怎麼結合呢?

    我從一個類比講起。

    在倫敦商學院我學到另一句話:You can not manage,if you can not measure. 如果你無法計量一件事,就無法管理好一件事。所以,來商學院不是學管理的,是學計量的。

    計量很像西醫。中醫不講計量,講“望聞問切”,經驗積累。

    那麼,醫療有兩個部分——診斷和治療,我們分析一下:

    在企業的“診斷”上:靠老中醫式的望聞問切,創始人在最開始時很靈,但是當公司大了,就不一定了。

    中國大量的公司是隔代死,或者C輪死。一般拿到C輪的錢時,公司可能有幾百幾千人了,中間至少隔了兩層管理者,你望聞問切的本事基本上沒用了。

    那要靠什麼呢?靠西醫,診斷體系非常科學,且可複製。就是基於法治的流程、制度,怎麼設KPI,怎麼衡量過程中,團隊完成的情況,等等。

    在企業的“治療”上:西醫簡單,有腫瘤就切掉,高血壓就吃降壓靈,見效快,但是,治標不治本。中醫告訴我們,人類沒有一種病叫高血壓。因為它可能是十幾種不同的病,其表現出的癥狀都是高血壓。你可能是糖尿病引起的,他可能是頸椎引起的。

    公司沒有一種問題叫銷售乏力,它只是表現出來一個癥狀,有很多不同的原因都可能導致。很多經理的辦法是,上促銷,打價格戰!就像吃降壓靈、打強心針,血壓暫時降下來了,病灶還在,糖尿病、頸椎問題沒解決。中醫講究調理,要治本。它見效沒那麼快,很多時候要從哪兒調起呢?回到文化價值觀的調理,基於德治。

    我的結論是:診斷,要靠西醫。治療,要靠中醫。中西醫結合,療效好。

    很多中國企業在商學院學習後,用反了:對公司進行業務判斷時,只拍腦袋、拍胸脯、拍屁股,規模很大了,還是望聞問切;但公司出了問題需要治療呢,倒是用一套西方的計量方法。這樣的中西結合是很危險的。

    小結

    德治和法治兩手抓,兩手都要硬。文化價值觀的鑄造,一定要花時間,它是需要訓練的。

    在經濟形勢壓力下,在企業面臨最嚴峻考驗時,往往之前投入在文化上的時間和精力,會讓你取得超額的回報,不僅能夠順利地度過冬天,還能用比其他人更好的精神狀態,迎來下一個春天。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