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化騰凌晨4點看產品,馬雲一年飛行1000小時

飛樂園地 討論群 社會快訊 馬化騰凌晨4點看產品,馬雲一年飛行1000小時

  • This topic is empty.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作者
    文章
  • #3438
    fellow-sy
    版主

    馬化騰凌晨4點看產品,馬雲一年飛行1000小時:成年人的牛逼談何容易
    致良知的一封信 前天

    真正的勤奮,通常是不露聲色的。
     
    馬雲宣布退休計劃的那天,也是他的生日。沒有家人也沒有孩子的陪伴,他在前往俄羅斯的飛機上度過了自己的54周歲生日。
     
    落地之後,馬雲直奔論壇,和普京聊投資,談合作。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去年一年,馬雲的飛行時長已經超過1000個小時。這個數值接近飛行員一年的工作上限。
     
    他曾在一天時間裡見了4個國家的最高領導人,一個月有26天在路上。
     
    外界常說,馬雲堪比外交官,朋友圈不是總統就是首相,風光無限。
     
    事實上,身家千億的頂級富豪,仍在一線跑單。這才是生活最大的真相。

    如今,支付寶已經接入全球50多個國家。無論大國,還是小國,全靠這個男人,阿里最拚命、也是最頂級的銷售,一個一個談下來的。
     
    “我不是為了跟總統握手,而是要為5年後的事業做準備。很多公司在做今天的生意,阿里在做未來5-10年的生意。”
     
    他飛去盧森堡拜訪首相貝泰爾,為的是談下使用螞蟻信用簽證的第一個國家大單。
     
    他到土耳其,和總統埃爾多安約了見面,為的是給阿里巴巴開路。
     
    他在一個白色小圓桌邊上,鼓動法國總統馬克龍,把法國拉菲、lv各種品牌請進天貓,最後差不多把整條香榭麗舍都搬過來了。
     
    其實早在馬克龍還是經濟部長時,馬雲已經開始維護關係了。
     
    為什麼這麼拚命?
     
    “只有更加努力的工作才能夠創造出更好的生活。如果不去努力工作,那麼公司就會關閉,自己也會失業。”馬雲給出來的理由很直接,他害怕。
     
    在一次採訪中,被問到每天什麼時候最開心,馬雲想了一下,笑答:睡覺!

    這一度曾為網上談資。事實上,因為擔心被淘汰、掉隊,馬雲幾乎每晚都睡不好。
     
    外界都驚呼阿里短短時間內發展這麼快,在馬雲心裡,已經有四五十年那麼久,他說,每一天都如履薄冰,每一天都像過一年一樣難。
     
    馬雲總結創辦阿里的日子,20年來猶如重生了20次。最焦慮的時候,他不停地請教別人:一個公司如何基業長青,如何永葆活力?
     
    那段時間,馬雲經常繞着西湖打圈,一聲不吭地散步。他陷入巨大的恐慌,散步洗澡做夢上廁所在想事情,去戶外鍛煉也在想事情,腦子停不下來。
     
    最後他找到了答案——企業必須解決社會問題,解決越多的問題,就有越大的發展。這是一份責任,也是一份熱愛。
     
    各國政要,馬雲都當客戶跑了個遍。
     
    老少皆知的總統就能列出一大串:美國前任總統奧巴馬,現任總統特朗普,韓國前任總統朴槿惠,俄羅斯總統普京,英國首相卡梅倫,法國總統奧朗德,印尼總統佐科,墨西哥總統涅托,德國總理默克爾等等。
     
    這些年,馬雲還在為 “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東奔西跑。
     
    努力的背後,是使命。
     
    很多阿里員工,出了這個門,去了外面的公司,工資可以翻兩倍、三倍,名片上印着CEO,也可以自己創業。
     
    為什麼8萬多的阿里人,還在堅守?
     
    現任阿里CEO張勇,說了一句實話,恐怕是最好的答案——因為我們有夢想,不然誰願意那麼累呢?
     
    夢想不值錢,但卻很值得。阿里沒有一個規章制度要求員工加班。但晚上十二點以前,杭州總部大樓,總是燈火通明。
     
    創業20年了,馬雲還在路上,阿里也還在路上。

    如果你有留意,會發現今年馬化騰四處站台,拋頭露面。

    為了開拓To B業務,馬化騰經常定當天的飛機,出了機場,就直接去現場溝通、簽約。
     
    有時候不得已,他會再參加一個推不掉的晚宴,然後接着趕路,常常一晚都不歇。

    內部員工透露,也正是因為馬化騰親自帶隊彙報,很多眼看着要丟了的機會,硬是被撈了回來。
     
    變化,源於去年秋天。
     
    在香港一間非常私密的餐廳小包廂里,騰訊開了總辦會。
     
    十幾位高管,圍着一個小圓桌,胳膊肘卡着胳膊肘,被要求必須正面回答公司面臨什麼真問題。
     
    馬化騰用“危機感很強的一年”來形容2018。
     
    開完會一個月後,騰訊發布了組織調整,狠心砍掉了50%的架構。
     
    馬化騰很堅決,“做To B壓力還是蠻大的。苦活、臟活嘛,連車都沒有了。但你沒辦法。”
     
    其拚命的程度,就連騰訊內部員工都一度懷疑,老闆不睡覺的。
     
    有程序員曾在深夜趕一份ppt,發給馬化騰已經是2點了。本想洗洗睡了,沒料到,20分鐘後馬化騰發來了修改意見。
     
    最為傳奇的是,有一次凌晨4點,馬化騰還在看產品,看完順手發了郵件。
     
    總裁、副總裁和幾個總經理在上班時間紛紛討論回復。當晚10點,這個項目的詳細排期就出來了。
     
    全程用時18小時。

    誰也不知道,難眠的日子裡,馬化騰究竟承受着多大的壓力。

    在To B市場上,尤其是新零售,騰訊一度走不下去了,怎麼都推不動。

    因為傳統行業的巨頭,把他們當敵人看。

    馬化騰想不通,直到他特意拜訪鏈家CEO左暉。

    看着這個傳統中介機構,抵禦住互聯網入侵,反攻線上,逆襲成行業老大,馬化騰才慢慢想明白了:騰訊應該把自己定位為助手,給產業補充能力,而不是什麼顛覆。

    局面打開了。

    自從騰訊把技術分享出來,讓各行各業一起用,馬化騰發現,連內衣企業都找來了。

    這個容易臉紅的創始人,恨不得自己去接活,“機會超多,就是發愁我們的人接不下來。能接的話,我天天去找單,甩下去”。

    其他高管們有着同樣的決心。

    有一次,騰訊員工在和一家服飾行業服務商談合作,與友軍正面相遇了。雙方輪番和客戶談判,拉鋸8個小時。
     
    後來,這家在騰訊體量看來,小到不能再小的公司,要求跟高層對話。
     
    已經是晚上11點,了解完情況的集團總裁劉熾平、副總裁Davis幾秒鐘之內,出現在了電話那頭。終於,騰訊贏得了那場談判。

    如今,騰訊從上到下,節奏都非常快。在幫某省政府做互聯網技術改革時,馬化騰每兩周參與一次討論,光是字號就提了5次意見。

    實際困難比之前想象的大十倍不止。

    小組成員每天工作近乎14個小時,全年幾乎無休,靠喝功能飲料提神,夜裡常常失眠,直呼這輩子就沒這麼累過。

    一個騰訊員工甚至收到孩子寫的信,信里問:(爸爸)為什麼不需要睡覺吃飯?
     
    扛過來之後,騰訊交出了還不錯的成績。該省成了全國技術改革的典範。
     
    當這群程序員站在政府門口,看着牆上“為人民服務”五個大字時,竟然感同身受,覺得這一年沒有白熬。
     
    他們說,自己在這份工作中找到了意義。
     
     “苦不是人怕的東西,人只怕沒事兒干。你也許敗,你也許勝,但是你總有一個地方可以去爭取。要有戰場,要有能勝利的地方。”馬化騰寡言,但這些年,他似乎越來越健談。

    只要對美好生活的追求永無止境,這場戰鬥還將繼續下去。

    創業20年了,馬化騰還在戰鬥,騰訊還在戰鬥。

    今年要說難,可能誰也比不上華為。但是把華為30多年的年譜翻一下,就能知道任正非如此氣定神閑的底氣在哪了。
     
    2017年春節,任正非總算有時間去度假。去度假,偏偏選了珠峰這種高原地區。高層都知道裡面的私心,老闆就是去看望華為珠峰站點和員工的。
     
    在雪山上,70多歲的任正非邊挪邊嘲笑自己,體力不如當年了,得慢慢地走,不敢快。
     
    等爬到海拔5200米時,看着白茫茫一片,任正非流淚了。
     
    他想起了十幾年前,為了開通西藏墨脫的通信,員工王文征帶着200名民工,翻過4座4000-5000米的雪山,來回用了八天八夜,把鐵塔部件一根一根背上珠峰。
     
    任正非深知駐地員工不易。很早之前,這個有糖尿病、高血壓的老人就向18萬員工許下承諾,只要自己還飛得動,就會到艱苦地區來看員工,到戰亂、瘟疫各個地區來陪着員工。
     
    2008年9月20日,巴基斯坦首都發生大爆炸。任正非要求到現場看望。當時出於安全考慮,駐紮巴基斯坦的華為負責人,反覆建議任正非不要過來。
     
    隨後,當地負責人收到一封郵件,點開之後熱淚盈眶:
    兄弟們能去的地方,我為什麼不能去,誰再阻擋我去,誰下課! 
    ——任正非

    巴基斯坦危險區去過了,阿富汗動蕩地帶去過了,任正非甚至還在伊拉克開火時,去談業務看員工。
     
    落地不到兩天,伊拉克首富告訴他:“我今天必須把你送走,明天這裡就封路開戰了。我不能用專機送你,不安全,我派保鏢送你。”
     
    為了不引起軍方注意,首富組織了一個車隊和十多名保鏢護送任正非,每到一個地區立馬換當地車。
     
    就這樣連續奔馳一千多公里,終於把任正非送上了最後一架飛機。
     
    “我若貪生怕死,何來讓你們去英勇奮鬥。”
     
    很難想象一個創始人,像任正非這樣,將軍永遠沖在一線,炮火就在腳邊,戰場就在眼前。
     
    在華為辦公室里,任正非始終擺了一張小床,方便加班。無論折騰到多晚,躺下就能睡,醒來就能幹活。
     
    現在華為上上下下,辦公桌底下都藏着摺疊床。說衝鋒就衝鋒,說紮營就紮營。
     
    這一年,外界常問任正非,最難的時候是不是到了?任正非哈哈大笑,說比以前那可容易多了。
     
    創立華為時,任正非已43歲,那時他剛被公司除名,和妻子離了婚,背負着200萬債務。
     
    創業是他無路可走時,不得不走的小道。
     
    2002年互聯網泡沫破滅,華為差點崩潰。啥都得任正非拿主意,他又不知道出路在哪裡。每天就像被架在太陽下烤。
     
    當發現自己無能為力,公司就要沒了,員工就要失業了,任正非有半年時間,天天做噩夢,夢醒時常常哭。
     
    哭完了,他跟個沒事人一樣,繼續穿着昨天皺巴巴的衣服,工作加班十幾個小時,甚至宣稱研發失敗就跳樓。
     
    那是任正非第一次理解,為什麼會有企業家、高管選擇自殺。也是在那段時間,任正非把自己身子累垮了,動了兩次癌症手術。
     
    歷經能歷經過的劫,嘗遍能嘗遍的苦,任正非變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麼榮譽感、自豪感,能選經濟艙就不坐商務艙,能低調就不拋頭露面。
     
    十年來,他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想着怎麼帶着大家活下去,怎樣才能活得久一點。
     
    如今,任正非身患糖尿病、抑鬱症、頸椎病、高血壓,還加上之前的兩次癌症手術。這個已經75歲的老人,一年竟然還有200多天在市場上奔波。

    頭狼未曾老去。
     
    今年華為挨子彈了,能低調就不拋頭露面的任正非,立馬出來當盾牌,不停接受媒體採訪,為公司做公關。
     
    這個傷痕纍纍的將軍,一直扛着槍、扛着炮、扛着所有苦難,沖在最前面。
     
    對着18萬華為人,任正非說:
    不管身處何處,我們要看着太平洋的海嘯,要盯着大西洋的風暴,理解上甘嶺的艱難。要跟着奔騰的萬里長江水,一同去遠方,去戰場,去勝利。

    創業32年了,任正非還在一線,華為還在一線。

    哪種偉大,不是一寸又一寸的前進?
     
    哪種成功,不是一日又一日的努力?
     
    越認真的人,越容易陷入迷茫。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努力的意義在哪裡?
     
    答案有千百種。
     
    2018年,1523萬中國新生兒開啟了他們的生命旅程,993萬人辭別人間。
     
    975萬高三學生提槍上馬奔赴高考。34萬人超過600分,不負一場修行。
     
    3000萬環衛工人,在每天凌晨4:15的時候,準時出現在全國700個城市街頭。
     
    360萬美團商家、270萬外賣小哥一起送出63.9億份外賣。

    餓了么騎手劉務桂跑了63221公里,相當於繞行赤道1.5圈。
     
    300萬快遞員騎着電驢,送出500億件快遞。

    平均每個快遞員每月送貨距離接近2000km,相當於從北京騎行到廣州。
     
    1386萬農村貧困人口,勞動脫貧。
     
    彼時,中國A股上市公司,近五千高管年薪過百萬,也是這一年,A股每天至少有一位董事長失業。
     
    820萬大學生告別母校。80%的畢業生掙到第一筆薪水。
     
    全世界,從未有這麼龐大的一群人,對未來充滿着樂觀美好的想象,如此勤奮,如此吃苦,如此拼搏。因為每一個你們,中國還在前進。
     
    努力的意義,生命的意義,從來沒有標準答案。
     
    誰不曾受過生活的優待,誰又不曾經受過生活的刁難,誰又不曾念過那本難念的經。
     
    14億種悲喜交加,14億種負重前行。

    好好活着,就是勝利。

    ◆   ◆   ◆   ◆   ◆
    轉自:互聯網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
    ◆   ◆   ◆   ◆   ◆

    台灣飛樂牌 (FELLOW)清潔設備系列,推行『5S』『6S』『7S』的最佳利器,ISO9000的輔具,讓清潔工作更輕鬆,更經濟,更有效率,更先進。
    「飛樂牌」系列產品:真空掃地機、自動洗地機、駕駛式掃地機、駕駛式洗地機、強力真空集塵機、全自動充電機等清潔機械設備。
    台灣裕菖集團是世界上清潔設備製造商同行中,唯一『有核有芯』的清潔設備製造企業,台灣裕菖集團從自主研發製造『核心』的節能省電的『馬達』,和『有芯』的微電腦控制器生產,到整機組裝完成生產。
    台灣裕菖集團企業創立於1987年,是亞洲第一家也是中國首家生產清潔設備的國際級製造商,經過30年的企業發展與用戶驗證,擁有從自主研發到生產、銷售到售後服務的完整體系。
    飛樂牌(FELLOW)在國際市場影響力大,企業用戶數萬家,產品遍布世界五大洲。
    台灣裕菖集團秉持『永續經營』和『成就百年企業』的遠景,為中國品牌「飛樂牌」在世界市場上揚名。

    裕菖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專業製造 | 飛樂牌 掃地機, 洗地機, 集塵機, 全自動充電機 等各式清潔機械
    台北 : 新北市五股區五福路33巷5號
    TEL : +886-2-2291-5309  FAX : +886-2-2292-5134
    台中 : 台中市神岡區豐洲路1020巷21號
    TEL : +886-4-2563-4922  FAX : +886-6-253-7786
    台南 : 台南市永康區鹽信街146巷39號
    TEL : +886-6-253-6611  FAX : +886-6-253-7786
    Website : www.fellowyc.com.tw
    E-mail : yc@fellowyc.com.tw崑山裕菖麥克清潔設備有限公司江蘇省崑山市花橋鎮花安路2397號
    TEL : +86-512-5787-6818
    FAX : +86-512-5728-3362
    Website : www.fellow.tw
    E-mail : ks@fellowyc.com.tw廣州裕菖貿易有限公司廣州市番禺區沙頭街橫江村朱地大街一巷16號
    TEL : +86-20-3450-8253
    FAX : +86-20-8067-3057
    Website : www.fellowgz.com
    E-mail : gz@fellowyc.com.tw瀋陽裕菖分公司瀋陽市蘇家屯區機場路999號(四環路於機場路交匯處)
    五洲城C館四樓A401號(清潔設備區)
    TEL : +86-24-6283-8633
    FAX : +86-512-5728-3362
    E-mail : sy@fellowyc.com.tw裕菖石家莊分公司河北省石家莊市槐安東路90號國富大廈5-401A
    TEL : +86-512-5787-6818
    FAX : +86-512-5787-3362
    手機 : 15233622233 郭皓民裕菖福建分公司福建省漳州市常山華僑經濟開發區溪墘管區僑興中路27號
    TEL : +86-596-6016-179
    FAX : +86-596-6013-179
    手機 : 13605031560 陳正堯 / 15859602386 陳建均

正在檢視 1 篇文章 - 1 至 1 (共計 1 篇)
  • 抱歉,回覆主題必需先登入。